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20-10-20 07:33:11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中广网南宁8月4日消息(记者刘发丁) 本网8月2日独家报道的“广西一名未满16岁‘网瘾’少年被暴打致死”事件,在社会上引起了反响。
中文名
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
地    址
南宁
对    象
16岁‘网瘾’少年
人    物
邓某某

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打人致死

编辑
中广网南宁8月4日消息(记者刘发丁) 本网8月2日独家报道的“广西一名未满16岁‘网瘾’少年被暴打致死”事件,在社会上引起了反响。人们对目前尚在接受“辅导和训练”的100多名孩子更加关注。事发后,公安机关已将“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控制起来,孩子们“魔鬼式”的训练已停止。 今天,经多家媒体记者调查,事情进一步明朗。邓某某是8月1日中午一时许,由学校派教官和车辆将邓某某和他的父母带到广州番禺励志体育活动策划服务部在南宁市吴圩镇租用广西电子技工学校场地开办的“广州励志青少年成长辅导中心”(广告上打的名字为“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当时,三人还没吃午饭,但学校也过了午餐时间,他们三人就没有吃饭。其父邓某与其母周某与训练营的管理教官签署了协议,交清了钱,于中午二点左右离开学校。临行前,夫妻二人向签协议的教官交待说,这孩子有点内向,脾气倔强,如果与你们发生言语冲突,请不要打他。教官一再承诺说,不会的。夫妻二人又交待说,孩子刚到南宁,环境不适应,心理也不稳定,前两天请不要安排他参加锻炼活动,只做心理辅导好了。该教官也一一答应。后来得知,夫妻两人抬脚刚走,教官就安排邓某某跑步。跑不动了,就让别的学生拉着跑。晚上,邓某某被辅导教师关禁闭。于是发生了本网报道的悲惨事件。
卫生院的病历显示,邓某某是8月2日凌晨三点被送到吴圩镇中心卫生院的。当时症状是呕吐、大汗淋漓、呼之不应、双眼上翻、四肢时有抽搐。送去的人说:发生这种情况是在三个小时之前,当时并未重视,未做任何处理。三点十分,邓某某呼吸停止;三点十五分,心电图呈一条直线。宣布死亡。
经公安技侦人员初步调查,死者身上有外伤,涉嫌故意伤害邓某的几名“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工作人员已被刑事拘留。今天下午,进行了尸体解剖。
死者父亲邓某说:“前几天在广西综艺频道看到‘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做的广告(据了解,这个广告还在广东不少媒体上有),说能帮小孩子戒除网瘾,我就想把儿子送过去吃点苦。”“他们说三天后会反馈儿子在学校的情况。”“谁知,8月2日7时左右,接到了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第二刑侦大队通知儿子死亡的电话。”说到孩子,周某伤心欲绝:“开始还以为是有人搞恶作剧,后来一再打电话到训练营质询,他们都支支吾吾。直到问到昨天送来的那个孩子怎么了,他们才说真的出事了。”
新华社记者前往相关部门调查,大都以“现在正在接受警方调查,相关情况不便透露”为由婉拒。广西法制快报的记者到南宁市江南区教育局、文体局进行了调查,两个局的人员都说,“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没有在他们那里登记备案,不知道有这么一个训练营。

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事件后续

编辑
16岁广西学生被“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辅导员活活打死引起广泛关注。在广州南沙区浩今职业学校此前与励志、起航有合作关系,教育局表示他们已经查处该校。记者发现起航训练营并未被取缔,励志训练营仍在招生。而训练营中的孩子则打出“SOS”字样求救。

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仍在招生

编辑
但记者再次调查发现,位于南沙黄阁浩今中学的起航训练营并未被取缔,励志训练营仍在招生。昨日下午3点44分,在浩今学校宿舍三楼一个房间,有学生在竹席的背面写上很大的“SOS”向记者求救,教官赶到房间进行制止时,孩子们用手势指点记者到学校后面进行拍摄。
在学校后面的院墙外,记者看到,在三到四楼的宿舍内,有孩子把写好的字条塞进易拉罐里,有的塞进矿泉水瓶子,有的把字条塞进拖鞋里,有的把求救信息叠成纸飞机,向外扔去,均因宿舍窗户距离院墙较远,没有成功。

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求救被阻

编辑
更有孩子在白纸板上写下“SOS”和“打人”字样,多次向窗外挥舞。也有孩子将求救信息写在衣服上,向记者展示,但多被教官制止。在三楼的一个宿舍内,几名孩子一起低声喊出了“救命”,也遭到了教官的制止。
一位接孩子的家长说,8月7日孩子从湛江回来后,学校要求孩子把在训练营得到的有“起航”标志的奖状和迷彩服烧掉,重发的迷彩服没有任何标志。而原来学校的广告牌上同样写着“起航”二字,但近日这些标志已全部不见。这位家长称,学校这样做就是想撇清和“起航”的关系。[1] 

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找到根源

编辑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葛新斌认为,网瘾不是孩子的错,主要在不合格的家庭教育上。对待孩子的网瘾并不是没有办法,良好的习惯是慢慢养成的。作为家长,要找到孩子沉迷网络的原因,才能治本。政府有关部门在加强对相关培训机构监管的同时,还应加强对科学救治“网瘾”青少年方面的研讨。[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组织机构 社会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