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顿人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28 20:32:31
编辑 锁定
条顿人(Teutones)是古代日耳曼人中的一个分支,公元前4世纪时大致分布在易北河下游的沿海地带,后来逐步和日耳曼其他部落融合。后世常以条顿人泛指日耳曼人及其后裔,或是直接以此称呼德国人。
中文名
条顿人
外文名
Teutonen
国    籍
日耳曼

条顿人简介

编辑
古代德国人原自称“Teutsche"。当时南方的古罗马人将这群"Teutsche”民众称为“Teuton人”(条顿人)。后来古罗马人又将那些居住在“日耳曼尼亚”( Germania)地区(多瑙河以北、莱茵河以东和北海之间的广大地区)一带的条顿人的旁系子孙称为“germen(日耳曼尼亚人),“germanus”(日耳曼古代民族集团——它原有一二十个分支民族,后来小分支逐渐减少,经过合并和组合后形成五个大的分支:盎格鲁-撒克逊人、法兰克人汪达尔人勃艮第人哥特人)一词即由“germen,派生而来,以后演变成古法语“germanus”再到古英语“Germain",直到现代英文所称的德国人“German"。中世纪初期,德语“Deutsch"一词首次出现。它的词根来源于日耳曼语中的“人民”(thiodisk)一词,义为这是一种普通老百姓使用语言。从此之后,德国人开始自称“Deutscher"(德意志人)。从古代“Teutsche”转化成“Deutscher”的过程,为5~8世纪日耳曼民族移动(Völkerwanderung)时日耳曼语随之发生音变(又称高地德语音变)从而使德语从共同日耳曼语中分化出来的结果。[1] 

条顿人民族历史

编辑

条顿人三个日耳曼民族

这三个日耳曼民族沿着当时被罗马人叫做阿尔比斯河(Albis)的易北河(Elbe)的右岸逆流而上,向欧洲大陆的腹地开去。队伍所到之处,莫不十室九空,易北河沿岸的民族要么交出自己全部的财富,焚烧自己所有的房屋,与他们一起踏上南征之路,要么就将惨遭屠戮。穿越波希米亚森林之后,宽广的多瑙河突如其来地展现在日耳曼人的面前。他们顺流而下,在公元前118年前后抵达了现代人所说的匈牙利平原。他们并立即定居下来,在今贝尔格莱德西郊建立了首都"条顿堡"(Teutoburgium)。另有一支辛布里人继续沿多瑙河东进,一直抵达黑海,与当地的色雷斯人发生了接触。还有某些人思乡心切,携带着南方的珍宝返回了日德兰半岛,其中的一个金盆是当今丹麦国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条顿人诺里亚(Noreia)战役

公元前113年春,罗马元老院遣当年的执政官卡波(Carbo)率领两个整编军团前往诺里库姆,发动"诺里亚(Noreia)战役",惨败而归,为罗马与日耳曼人之间长达十三年的血腥战争揭开了序幕。从而揭开了日耳曼人与罗马人的首次冲突的序幕,这也是日耳曼人登上历史舞台的标志。
诺里亚战役之后,条顿人、辛布里人和阿姆布昂人并未乘胜追击,向南方的意大利开进,而是不可理喻地折向了西方,先逆多瑙河而上,再顺内卡河而下,于公元前110年前后渡过莱茵河。几乎横扫了整个高卢的凯尔特部落。
罗马元老院在公元前109年又命执政官希拉努斯(Silanus) 率领四个军团北上迎战条顿人、辛布里人和阿姆布昂人。
希拉努斯率领两万余罗马军和相等数量的高卢盟军抵达罗讷(Rhone)河上游,当日下午两军合战于罗讷河谷,希拉努斯当场阵亡,四万多罗马、高卢联军将士无一生还。

条顿人阿劳西奥战役

可能是由于歉收导致粮荒的原因,公元前105年春天,条顿人、辛布里人和阿姆布昂人突然又离开了罗讷河上游,沿着河岸向南前进。他们此时估计并不知道,有史以来规模最为庞大的罗马野战军正在不远处等着他们。
公元前105年10月初,欧洲历史上空前规模的两支军队在里昂(Lyon)城南的罗讷河中游河谷内相遇了。日耳曼方面总人数约为30万,其中能够战斗的成年男子约有15万左右,主帅是辛布里国王波伊奥里克斯(Boiorix),副将是条顿国王条顿伯德(Teutobod);罗马方面投入了8万正规军,加上联盟部队及随军仆役,总数超过12万人。但就在公元前105年10月6日,仅仅在这一天之内,条顿人、辛布里人和阿姆布昂人就于阿劳西奥战场上全歼了16个罗马军团,可怜12万罗马将士里竟然仅有十人生还。
阿劳西奥战役对罗马共和国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半个政府、半个元老院都已经不复存在,元老阶级和骑士阶级全加在一起,也无法再组建起一支象样的军队来保卫家园,但公元前104年,马略当选了罗马共和国执政官,并开始推行他的军事改革了。

条顿人败北

公元前102年春天,条顿人、辛布里人和阿姆布昂人在塞纳河上游会师,准备进攻罗马,由于人数过多,给养不足,日耳曼人再次兵分两路:辛布里人选择了路线翻越阿尔卑斯山,条顿人和阿姆布昂人则直接南奔地中海。同年秋,条顿军和阿姆布昂军在马塞北被马略率领的罗马军队打败。次年,辛布里人亦被马略败于波河北岸。是役,十余万条顿人战死,条顿王阵亡,只有极少量的残部逃回北方。

条顿人条顿堡森林伏击战

公元9年时发生了条顿堡森林伏击战
经过这次历史性的战役,日耳曼人从罗马帝国手里赢得了独立,日耳曼人也因此被人称作条顿人(Teutons)。

条顿人中世纪的条顿人是现 在德国人的祖先

德意志”(deutsch)一词大概同“日耳曼”(germann)一词一样,都是外人所给予的。据说“德意志”一词源自古日耳曼词语diutisc(由theoda即部族民一词而来),最初他只是指生活在法兰克王国东部的古老部落和部落讲的方言,时间大约在8世纪。只是到12世纪时thodiscus一词的含义才扩展到包括部族民的意思。但从9世纪以来,还出现了另一个称呼这些部族民的词teutonicus,这个词由条顿人一词派生而来,并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theodiscus,这也许是由于这些部落民中不少是以前条顿人的后裔,或者是这些部族民仰慕条顿人的英勇,总之,后来这些条顿语族的日耳曼人就把自己的土地和人民称作teutsch_deutsch即德意志了。
条顿,原本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东半部分。作为神圣罗马帝国奠基人的查理大帝所控制的版图相当巨大,包括了后来法兰西和德意志、意大利的领土。814年,查理大帝病故,其子虔诚者路易继位(814-840年)。终其一朝,父子相争,兄弟阋墙,世俗贵族反叛,教会修道院乘机占地,各种事端接踵而至,从未间断。路易死后,长子罗退耳继位,其弟日耳曼路易和秃头查理起兵反抗,3王子之间爆发内战。841年,双方在奥塞尔附近的丰特内展开大战,未见胜负。842年,路易与查理在斯特拉斯堡举行盟誓,2人誓词分别使用古德语(条顿语)和古法语(罗曼斯语)。这是至今所知最古老、有准确时期的德语和法语文献。843年,3兄弟缔结凡尔登条约,3分帝国。路易为东法兰克王,领有莱因河右岸和巴伐利亚地区,其地域大致在现德国西部,是在语言和血统方面主要属于条顿人的国家;查理为西法兰克王,领有大体在今法国境内的地区,主要讲罗曼斯语;罗退耳保留皇帝头衔,并兼意大利国王,领有意大利半岛中、北部及东、西法兰克之间狭长的洛林地区。870年,日耳曼路易和秃头查理签订墨尔森条约,瓜分夹在他们中间的洛林地带。凡尔登条约奠定了日后法兰西、德意志和意大利3个国家疆域的基础。所以中世纪的条顿人是现 在德国人的祖先

条顿人德国起源

德国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公元800年,查理曼被加冕为“罗马人的皇帝”。在他死后,其帝国先分裂为三个部分,然后逐渐合并为二:西边的法兰克王国成为法国,东边的王国成为德国。查理曼死后,“罗马人的皇帝”这个头衔,一直到第十世纪时仍然挂在查理曼的家族身上。在919年,撒克逊公爵亨利在众多候选的公爵当中,被推举为德国国王,其子奥托一世在962年时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条顿人神圣罗马帝国

神圣罗马帝国的范围,在奥图一世的控制下,从日耳曼平原北至波罗的海,东达今天的波兰部分,并南抵今天的瑞士、奥地利和意大利的北部。打从一开始,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即面临一个相同的难题,也就是如何保持对德国和意大利这两个不同地区的控制,因为两地中间隔着阿尔卑斯山脉,统合上并不容易。
神圣罗马帝国的成功,基本上是受惠于日耳曼和意大利这两个主要成员。日耳曼人并没有消除多少野蛮的特性。他们很早就被查理曼征服。帝国也从意大利的文化、科技和贸易等方面获利良多。意大利人欣然接受由帝国确保的和平与稳定,因为他们曾在五百年前受到入侵。由帝国所提供的保护防卫了罗马教廷,并且让意大利的城邦国家得以开始发展。
帝国的军队由教会土地的佃户所担任,他们有义务为皇帝服军役。第二种重要的部队是由农奴组成的兵团,虽然他们会在接受最好的训练与装备后成为骑士,却不是自由人。这些军队会被用来镇压由地方贵族和农民所参与的暴动或干政,也必须抵挡来自北方的维京人和东方的马札儿人所发动的入侵。
由于日耳曼仍然留下大量独立的公国互相竞争,日耳曼的战士因此个个历练十足。他们受雇为佣兵,并派遣大批部队参与十字军。最为闻名的日耳曼战士是条顿骑士,乃受十字军所感召具宗教使命感的战士。条顿骑士透过征战将基督教传播到波罗的海地区,但最后被亚历山大列夫斯基在冻结的丕贝士湖上一场战斗受到遏止。
皇帝之间的对抗以及教会拥有主教授予权等因素,削弱了皇帝们在日耳曼和意大利的统治权。当皇帝被暂时逐出教会并且投注于对抗罗马的战争时,帝国的政权就已失去效力。在未受到皇帝的干预或帮助之下,地方上的日耳曼亲王团结自己的力量并与维京人作战。在意大利,兴起中的城邦国家联合起来组成伦巴底联盟,并拒绝承认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地位。

条顿人虚弱的政权

在日耳曼和意大利的政权,自此从皇帝身上转移到地方上的亲王和城市。皇帝的军队叛乱,占领由他们驻守的城市和城堡,并宣布这些地方被解放。而当时的皇帝为重新夺回意大利,对日耳曼地方上的亲王作了很多的让步。到了十三世纪中期,神圣罗马帝国便已名存实亡,皇位更虚置达二十年。日耳曼的亲王只关心自己所保有的东西。意大利的城邦国家并不接受日耳曼的统治者,而且他们也强大得足以防卫自己。
中古时代的皇帝是由日耳曼的亲王推选出来的,但仅徒具空名,对地方的控制力远远不及他们对自己家族庄园的掌握。几个世纪以来,日耳曼只能算是欧洲的一股小势力。
虽然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但日耳曼人最大的问题并没有解决:他们的社会组织形态过于落后,缺乏政治经验,既无雄才,也无大略,小富则安。此时他们本应离开高卢,南下直捣防卫空虚的罗马城,将其夷为平地,这对于他们来说本来并非难事。但在罗讷河战役后,他们却就在当地定居下来,给了罗马人以喘息之机。

条顿人现义

编辑
后世常以条顿人泛指日耳曼人及其后裔
英文单词“Teutonic”(条顿)几乎和“Germanic”(日耳曼)是同义的。
参考资料
  • 1.    黄现璠 甘文杰 甘文豪.《试论西方“民族”术语的起源、演变和异同(三)》:广西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第3期(总第153期)
词条标签:
非娱乐 民族 历史 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