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福(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20-11-30 04:02:06
编辑 锁定
刘明福国防大学,国防大学军队建设研究所所长。国防大学军队建设学学科带头人。 1969年入伍,先后在作战部队、济南军区政治部、国防大学工作。 1979年至1998年,在济南军区政治部从事理论研究和政治工作研究。 1998年起调至国防大学工作。先后担任国防大学军队政治工作教员、国防大学科研部研究员、国防大学军队管理学学科带头人、国防大学军队建设研究所所长等职。 2005年曾被评为“全军优秀共产党员”。 2007年曾经获得国防大学“刘伯承科研成果特等奖”。
中文名
刘明福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职    业
研究所所长
毕业院校
国防大学

刘明福个人作品

编辑
《中国梦——后美国时代的大国思维与战略定位》
《军魂论》(第四届解放军优秀图书奖)
《军队新的历史使命论》
《军队落实科学发展观》
《树立科学的军队建设观》
《高举旗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崛起》
《富国强军——开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新局面》
《听党指挥——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不动摇》(2008年12月荣获第二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图书提名奖)

刘明福个人观点

编辑
核心言论
“成为世界第一,做头号强国,是中国21世纪的大目标。”
“21世纪的中国,如果不能成为世界第一,不能成为头号强国,就必然是一个落伍的国家,是一个被淘汰的国家。”
“谁成为头号大国的竞争,是谁胜谁衰,谁来主导世界的冲突……中国要救自己、救世界,就要有当舵手的准备。”
“只要中国致力崛起为世界第一……那么即使中国资本主义程度比美国更高,美国仍会竭力遏制中国。”
中国应建立全球最强大的军事力量
作为国防大学的教授,刘明福感觉到,很多中国人有一种期待,就是希望美国不要把中国作为对手。但中国究竟当不当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这个定位是不以中国的意志为转移的。“21世纪的中国,早已经被美国选定为它的对手,不想当,也必须得当。就如基辛格所说‘无论有没有冷战都是一样'即使这个居于支配地位的大国显得十分友善,那也不行’。”
刘明福认为,在美国人看来,国家意愿是靠不住的,他们看的是力量。“美国一个很知名的人物讲,仅仅是迅速发展这个事实,就使中国走上了一条与美国冲突的道路。这就是美国的战略观念,这就是美国思维。只要你处在发展最快的地位,只要你在综合国力的比赛场上距离美国最近,那么你就必须享受美国给你的‘对手’的待遇和地位。”刘明福还认为,在21世纪,要保证中美无大战,但中国必须有大军,“这个‘大军’,不是大在规模上,而是强在质量上。因此,所谓‘大军’的内在含义是‘强军’。”他认为,中国军事崛起,不是为了打美国,而是为了不被美国打;不是在短时间里和美国去竞争军力上的世界第一,而是要保证自己不被世界第一军事力量打击和战胜,“就像邓小平早就说过的那样,中国是一个维护和平的力量,中国越强大,世界越和平。”
刘明福表示,强大的军事力量也是一种能够有效维护和实现国家统一、遏制和打击分裂势力的力量,“这种力量将迫使美国不敢为支持‘台独’势力而去进行一场战争。中国军事崛起,要使美国在中国强大的军事力量面前,承担不起以战争遏制中国的代价,不能做出以战争遏制中国的决策,从而把美国对中国崛起的遏制始终限制在‘和平遏制’的限度之内。”
中国是“王道” 美国是“霸道”
刘明福在其作品《中国梦》开篇就引用了另一位中国专家的说法——“世界太重要了,不能把它交给美国。中国要做世界的设计师,中国要引领世界走向更好的未来。”他认为,冷战结束后,本来是一个契机,可以对世界秩序进行更好的规划和设计,但美国却走上了单边主义道路,霸权主义登峰造极,“美国不仅把自己搞糟了,也把世界搞乱了”“中国在规划和设计世界上,要拿出比美国更好的东西;中国在领导世界上,要有比美国更好的施政纲领”。
奥巴马去年年底访华,再次引起世界媒体对中国担当世界“领导者角色”的热议,但刘明福认为,引诱中国过早地走上世界领导者角色,可能是美国的一个陷阱,“但是这个世界大船也的确不能老是由美国人掌舵,因为正是美国这个船老大,把世界搞得危机四起,把这艘大船搞得千疮百孔。中国要救自己、救世界,就要有当舵手的准备。”
中国永远不称霸,而刘明福看来,成为领袖国家不等于“霸权国家”。他在书中提到:“英国和美国都曾经是世界的领袖国家,它们也都是世界的霸权国家,但是这并不能决定在后美国时代的领袖国家就必然是霸权国家。民主世界需要的是不称霸的‘领袖国家’,多极化世界更需要能够使世界和谐的‘领袖国家’。”
孙中山曾在1924年的演讲中说“东方的文化是王道,西方的文化是霸道”,对此刘明福认为,中国的“王道”就是按照“己所不欲,勿施与人”的原则,坚持平等、公正、诚信、大度的态度,运用仁义道德的力量去感化人,而不是压迫人。刘明福认为,中国的天下无敌就是在天下不树任何敌人,因为中国在世界上没有把哪一个国家定位为自己的敌人。[1] 
呼唤“中国崩溃论
大国崛起和大国崩溃有时只有一步之遥。我们要看到前途,但一定不能头脑发热,保持清醒,看到我们面临的种种发展困境。我们想争世界第一,但有没有看到,我们现在有多少负面的世界第一?我们的行政成本,我们的公款消费,都称得上是世界第一吧?不解决这样的第一,我们拿什么去跟人家争真正的第一?
2009年8月,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评选出全球十大最危险的国家和地区,美国被列为最危险的国家,理由仅仅是“国家越强大越容易引发危险”。这无疑表现了一种美国式的忧患意识,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还有,电影《日本沉没》的目的也是为了日本不沉没。所以,我们一定要有忧患意识。西方对中国有“四论”,包括“中国崛起论”、“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中国责任论”。在这四论中,人们最爱听的是“中国崛起论”,最不爱听的是“中国崩溃论”。其实,“中国崩溃论”最有价值。
对此前坊间流传的引起争议的《中国不高兴》一书,刘明福认为它一来太仓促,二来也显得过于情绪化,就是一种情绪化的表达,缺少必要的理性。关于中国的前途,有悲观派,觉得中国什么都不行;也有盲目乐观派,觉得什么都不在话下。这两种极端都不足取。

刘明福对《中国梦》评价

编辑
两少将反对追求世界第1军事强国
对于外媒热炒中国解放军大校刘明福在新书《中国梦》中提出的“呼吁中国取代美国做世界第一军事强国”这一观点,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国际军事分会会长罗援少将表示,这是“美好愿望与现实之间的问题。”尹卓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装备论证研究中心综合论证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他非常不赞同提出该观点。他表示,中国应该进行保持“韬光养晦”策略。
外媒反应
英国路透社2010年3月1日报道说,刘明福认为中国在全球目标上不应再继
《中国梦》 《中国梦》
续低调,而应“冲刺世界第一”,他还表示,中国崛起必然会引起美国的戒心,中国虽满怀“和平崛起”之意,但战争风险难消。刘明福在《中国梦》中写道,“成为世界第一,做头号强国,是中国21世纪的大目标。”“21世纪的中国,如果不能成为世界第一,不能成为头号强国,就必然是一个落伍的国家,是一个被淘汰的国家。”
路透社称,这本书体现了中国不断膨胀的雄心壮志。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国内要求在贸易、西藏、人权及对台军售问题等一系列问题上对美国采取强硬态度的呼声日高。新书共303页,其直白大胆的内容与用词在这种背景下依然显得分外鲜明。
报道引述刘明福在书中的话说,“只要中国致力崛起为世界第一……那么即使中国资本主义程度比美国更高,美国仍会竭力遏制中国。”中美两国之间的竞争是“谁成为头号大国的竞争,是谁胜谁衰,谁来主导世界的冲突……中国要救自己、救世界,就要有当舵手的准备。”
报道称,《中国梦》不代表中国政府的政策,中国政府在国家目标上还远没有书中的主张那么咄咄逼人。目前中国国内民众殷切希望中国领导层能将高速发展的经济转化为国际社会上更大的话语权,而《中国梦》正是证明了中国领导层所背负的这样一种压力。对于这些呼声,中国领导人的态度或许可在本周晚些时候略见一斑,届时中国政府很可能会宣布2010年中国国防开支预算。2009年中国国防开支增加14.9%。
刘明福在接受路透采访时表示,“新书仅代表我个人观点,但我认为它也反映了一种思潮……我们需要经济崛起,同样也需要军事崛起。”另一位中国军方官员曾称,今年中国的国防预算应该向华盛顿传达一种明确的信号,以回应奥巴马政府1月份批准对台64亿美元军售计划。
美国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HenryL.StimsonCenter)中国问题专家阿兰龙伯格称,“我认为中国领导层所关注的‘公众意见’的一部分就是精英观点,包括中国军方的观点。”
路透社还报道说,刘明福认为中国应该利用其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成为世界头号军事强国,强大到美国不敢也不能干涉台湾海峡军事斗争。“如果中国的军力目标,既不能赶超美国,也不能赶超俄罗斯,那么中国的强军事业就只能锁定在世界三流军力的水平上。”刘明福在书中写道。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