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术大师巴林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9-04-21 14:27:13
编辑 锁定
法术大师巴林源至于万智牌。英文牌名--Barrin, Master Wizard,牌面规则:牺牲一个永久物:将目标生物移回其拥有者手上。
中文名
法术大师巴林
费    用
1UU
种    类
召唤传奇
画    家
Michael Sutfin

法术大师巴林角色介绍

编辑
“法术大师巴林(Barrin, Master Wizard Barrin, Master Wizard )”最早被中国玩家所知应源于“万智牌”中“克撒传”版本引入的背景故事。作为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伟大魔法师。 在与旅法师克撒见面后,他投入到了“陶拉利亚大学”的建设中,成为陶拉利亚大学校长。

法术大师巴林万智牌

编辑
《法术大师巴林》
万智牌中的巴林 万智牌中的巴林
英文牌名--Barrin, Master Wizard
中文牌名--法术大师巴林
攻/防--1/1
规则叙述--将法术大师巴林视为法术师。2,牺牲一个永久物:将目标生物移回其拥有者手上。
背景叙述--「知识不比无知昂贵,而且同样足以满足自我。」~法术大师巴林

法术大师巴林人物志

编辑
多明纳里亚拥有这些无庸置疑地永远改变历史面貌的英雄们。但是多明纳里亚的拯救者们有时会隐藏在幕后,决定性地改变了历史的进程却从未身处血战的中心或参与惊天动地的决斗。巴林,就是其中之一。
巴林以巴林那罗之名出生于奇亚多朗统治泰瑞西亚的早期。早年的他并未展现出任何魔法天赋,并满足于为抄写工会作一名卑微的职员。但当他的工会被推举整理奇亚多朗最伟大的魔法师Pharon的遗言,记录着Pharon无尽的智慧与魔法的才艺后,他的人生就改变了。事实总不是像看上去这么简单,抄写工会不过是企图占Pharon近乎全能的力量的奇亚多朗法师们的一颗棋子。特别是,被称为“全数抹煞”的那个咒语,传言它深藏在Pharon的内心深处。而这个古代兄弟之战中克撒毁灭亚苟斯的咒语一旦落入坏人手中,必然会成为毁灭世界的工具。深知这一点的pharon在弥留之际,相信巴林那罗必定会在魔法的造诣上超过他,于是就将他最强大的魔法秘密托付给了巴林那罗,其中就包括了那个咒语“全数抹煞”。惊奇与迷惑于老魔法师动机的巴林那罗,还是静静地接受了他的馈赠,并在他死后不久悄然离开了奇亚多朗。但在离开城邦之前,巴林那罗还要在抄写工会留下自己的名字以示卸任,在他还没写完他的名字时,手中的笔居然没水了,于是他改名为巴林。就在那一天,巴林那罗离开了奇亚多朗,而巴林踏出了他千年征程的第一步。
在泰瑞西亚一处与世隔绝的废墟之中,巴林毫不费力地汲取着魔法的艺术。通过他与魔法的亲和力,巴林设法延长了数个世纪的寿命直到漫长的冰雪时代的结束。随着他技艺的日益精进,他渐渐引起了多元宇宙中最强大也最危险的人物之一——旅法师克撒的注意。这个身负神话般过去的人,同时也正是导致多明纳里亚冰雪时代的祸首。真实的克撒出现在巴林面前,讲述的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克撒使巴林相信了他的恐惧——他与之战斗了将近三千年的多明纳里亚的夙敌。比起克撒和米斯拉,这些机械的怪物更应该为兄弟之战负责。时至今日,他们仍然筹划着消灭多明纳里亚所有的生物。克撒告诉巴林他们是非瑞克西亚人,正是一直以来困扰着巴林和其他所有的多明纳里亚人的梦魇。旅法师承认巴林拥有无比的力量,将是多明纳里亚保卫战中一笔巨大的财富。旅法师告诉巴林他的计划,一所致力于魔法的学院,它将聚集全世界最睿智的头脑,形成一股阻止非瑞克西亚入侵的力量。惊异于这一切的巴林同意帮助克撒,成为了他的左右手。当时他并不知道,这份忠诚的代价究竟有多高。
接下来的数十年里,巴林在边缘小岛陶拉里亚建设着学院。他不知疲倦的工作迅速为学院带来了来自全世界的精英。特别有两个学生:赛费拉的泰菲力和西瓦女孩珠拉,人们都认为无论是什么研究,只要他们投入时间,必然会成为其中的专家。但是巴林须臾未曾忘记克撒的目标。克撒不满足于仅仅作为神秘的捐助Malzra--他也知道一旦公布他的身份,学生们会转而反对他,他的计划涉及到建造一部能够将活人带回8000年前古索蓝帝国的时间机器,在那里,他将警告索蓝人不要过度依赖机械,从根本上阻止非瑞克西亚人的掌权。
克撒计划的第一步是创造一个能经受时间旅行重压的有感知的神器。这个被标为“探测器一号”的魔像能够持续进化并能完成克撒预设的任务。这一成功借助了取自珊珈的心,她曾伴随克撒行走无数的世界。这个魔像的创造及其人一样的行为证明了是克撒最值得一提的成功之一,但是他的心智却如同孩子一般。巴林和克撒一致认为最好的解决办法是让他与学院的学生们交流,使他成为一个更全面的个体。此时的巴林为克撒对这个魔像的轻视十分不安,在他眼里,克撒认为这个魔像仅仅是他制作的另一件无生命的神器,而不是一个迫切渴望父母关爱的活生生的孩子。
没过几天,探测器一号终于对自己存在的理由产生了兴趣,他利用时间机器回到了几天之前目睹了自己的出生。回到现在,他马上变得沮丧而消沉,因为他知道了自己的确仅仅是另一件神器而非独一无二的一个生命。巴林担心探测器会变的不稳定,决定把他交给他最有前途的学生之一珠拉照料。
巴林告诉克撒,认为克撒对待魔像的方式是错误的。他认为克撒太过于信任学院里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尤其是赛费拉的泰菲力。泰菲力的恶作剧一向被看作学院的传奇,如今他又有了一个毫无自卫能力的巨人作为捉弄的对象。克撒则认为如果泰菲力的确能够设法伤害或弱化这个探测器,那就证明了这个魔像不能胜任他主人的任务,是一个失败。巴林为克撒对魔像的毫无人情很是震惊,他认为这个甚至能感受到克撒的蔑视的魔像是克撒最伟大的作品。但他的所有疑虑在拜访珠拉住处之后全部烟消云散了。那个年轻的西瓦女孩正在和这个魔像结下深厚的友谊。珠拉甚至还为魔像起了一个合适的名字:卡恩--索蓝语中的“力量”。巴林和克撒继续他们时间旅行的实验,却毫无进展。卡恩只能回到几个星期之前,并且扰乱的时间流对学院的学者和学生都造成了破坏性的影响。疾病流行,空间错位,但克撒仍然坚持学院不惜一切代价从根本上阻止非瑞克西亚人的入侵。巴林注意到了珠拉挂在卡恩身上的挂坠,并催促克撒检验它。检验结果令克撒也为之吃惊,这种金属源于索蓝,并且在珠拉家乡之外从未被发现过。
几周后,陶拉里亚又出了一个小事故。叛逆的泰菲力在傍晚设法溜出了学院。克撒发誓他感到非瑞克西亚人已经潜入了陶拉里亚,泰菲力则成了怀疑的对象。珠拉为他辩白,说服克撒和巴林泰菲力溜出去只是为了捉一只稀有的鸟来赢得她的欢心。克撒和巴林心存疑虑,但都认为泰菲力还没有直接威胁。
仅仅几天后,陶拉里亚就永久地被时间裂缝分割得四分五裂了。巴林对此毫无头绪直到克撒揭开了真相。他们曾派遣卡恩去阻止非瑞克西亚对学院的一次入侵。虽然克撒和巴林谁也不记得这件事情,但的确是他们或他们其中一个把卡恩送回过去以变几乎确定的非瑞克西亚的胜利。但是,小岛无法承受如此巨量的空间扭曲并几乎因此而爆炸。克撒,巴林和卡恩设法定位彼此的位置,但总共只救起少量学生和学者。岛的情况更糟,陶拉里亚在时间上再也不是一个统一的整体了,而是分成了无数时间流速彼此不同的区域。在某个地方“一天”仅仅只有几秒种,而在另一些区域,灾难才刚刚发生不久。克撒宣称还要回来,但他自己也知道,这片岛屿已经不在他的能力之内了。
巴林,Malzra,卡恩在克撒的新基地--一艘叫做“新陶拉里亚”的巨船上继续研究但毫无进展,直到克撒发誓重返陶拉里亚,去弥补他引发的灾难造成的后果。
巴林的学生开始探索岛屿,但陶拉里亚的光复是一件漫长而艰苦的工作。岛上无数的时间激流非常危险,因为其中蕴涵的时间扭曲能够在几分之一秒内分解掉一个人。上岛第一天,就有一个学生不顾克撒的警告而死于非命。即便如此,巴林他们还是欣喜地发现学院唯一活着的学生--珠拉。
这些年来,珠拉一直生活在陶拉里亚。此时活生生站在巴林面前的是一个畸变的环境锻造出的更强壮,更睿智的女人。但是,这畸变的环境依旧没有改变。珠拉加入了Malzra的探险队伍,但即便是她也没想到会发现接下来的奇迹和恐怖。巴林发现自从灾难发生后,陶拉里亚已经成为另一个文明的居住地,还延续了几世代之久。困在其他时间域里的学生们都先后目睹了这件事的发生,特别是如今如同雕像般伫立的恶作剧大师--泰菲力,抛开这些,陶拉里亚如今可以当之无愧地被称做天堂,一处无论是降雨还是日光都放大了近百倍的地方。那处被珠拉命名为“安格伍德”(天使林)的地方更是巴林穷其一生也未曾见过的奇景。如果说安格伍德是陶拉里亚光的集中,那么巨人之顶就是暗的总和。非瑞克西亚侵略者们身陷这片慢时区中,陶拉里亚的每一刻,就是他们的一小时,这让这些怪物们用着整个世纪的时间来准备将来的侵略。巴林意识到这的确是一个冷酷的反讽,就是在克撒竭力探索从根本上阻止非瑞克西亚侵略的方法的同时,他一手创造了另一族意图摧毁他的作品的非瑞克西亚人,更给了他们无数的时间来准备。在这一片黑暗的某处,曾骗取珠拉友谊的非瑞克西亚眠者静静等待着,他已经成为另一个约格莫夫,伺机啜饮克撒的鲜血。
巴林和他的学生立刻投入的重建陶拉里亚大学院的工作,同时它也是纪念那些奉献出自己生命的人。克撒本人亲自监督泰菲力的纪念碑的建造,他拥有非凡的才能,但已无法施展了。一年年过去,新的学院也逐渐建成。克撒马上就着手建造类似他兄弟之战中的战争机器。他认为巨人之顶中的隐患必须即刻清除,因为其中的非瑞克西亚人已经在尝试突破时间域的方法。这一次袭击最终以克撒的全面失败而告终,并且为Kerrick提供了更强大的屠杀工具。珠拉也在这场战斗中几乎送命,更多的学生在临时搭建的医务室里昏迷不醒。
历史的迷雾笼罩了这几年。利用慢时水,巴林和其他一些人大大延长了他们的生命。进一步的研究揭示慢时水甚至可以成为一种保证物质不朽的来源。克撒开始制造猎鹰引擎,它们比克撒在兄弟之战中用过的更为致命。但无论怎样,悲观的情绪依然弥漫在学院之中。珠拉丝毫没有恢复的征兆,她最好的朋友卡恩无时无刻不在陪伴着她,最终他沉默地守侯终于令这位年轻的基图人苏醒。充满着活力的珠拉坚信她已经揭开时间流动的谜底。她的计算完美无暇,只在几天之后,那个如同数十年前一样年轻任性的泰菲力就回到了他们中间。
在这段欢乐的时光中,巴林在幕后继续着克撒时间旅行试验。巴林时常地运用他的魔法技能去试着接触更为强大的生物,试图找到一个能向他揭示如何冲破时间禁锢的神。就是在这样的寻找中,巴林不智地将一个魅影带到了陶拉里亚。由于这个魅影一心想回到自己的世界,使得巴林和另一个学生遭到它的袭击。学生被残忍地杀死,而巴林最后借助了克撒的力量才得以战胜了它。大约是在这个时候,巴林意识到了为拯救这个世界,他,或者是其他人所要付出的代价。
大约十年后,克撒的猎鹰引擎大军完成,他认为是再一次将非瑞克西亚人逐出陶拉里亚的时机了。这一次他几乎成功了,但是Kerrick的军队还是领先了一步。他的眠者破坏了克撒的战争机械,把旅法师本人也拖到了Kerrick的巢中。巴林和其他的学生束手无策,但卡恩用他足以承受时间破坏的银质躯体进行了一次赌博,上千只猎鹰引擎试图救出克撒,克撒本人也毫无保留地使用他无以伦比的力量反击。最终,就在克撒用完了他所有的法术后,卡恩艰难地将他从厮杀中解救出来,已经更名为K'rrik的Kerrick最终拥有了远超克撒的战争武器。
克撒终于按捺不住了。他告诉他的学生们他的真实身份,并再一次宣誓要将非瑞克西亚赶出去。但是要想制造一件足以对抗源源不断从巨人之顶涌出的非瑞克西亚人,他只得走遍多明纳里亚寻找那些能够阻止它们世界性入侵的神器。这些克撒远古遗产的雏形,不光能够拯救陶拉里亚,还要能有助于整个多明纳里亚免受灾难。克撒在珠拉的家乡,沸腾的西瓦开始他的寻找,留下巴林负责陶拉里亚的日常事务,以及保护数千名的学者和学生。
这时的巴林无时无刻不在为战争的恐惧担忧。为了保护学院,巴林担任了克撒神器军队的将军,指挥这他们进攻和防御天天进犯的非瑞克西亚怪物。克撒只是为偶尔会为补充物资回到陶拉里亚。他设法和蜥蜴般类人生物--凡尔西诺一族结盟,在西瓦,凡尔西诺和鬼怪一直在为控制索蓝遗弃的动力石工厂争战。克撒把卡恩,珠拉和泰菲力都调到了他身边,留下巴林一个人保卫他们的家园。
克撒转告巴林他将不久去亚维马雅这座有自我意识的森林去劝说森林加入他的联盟,为整个多明纳里亚而战。巴林继续在陶拉里亚作战直到彻底灰心丧气。他开始怀疑亚维马雅一定是消灭了克撒,因为旅法师再也没有回来过。在陶拉里亚已经不能坚持住几个月的时候,巴林使用了克撒数百年前给他的装置召唤克撒,但却没有回音。随着陶拉里亚一天天被蚕食,巴林开始彻底绝望了。
最后,巴林的祈祷还是得到了克撒的回应,他带着一支由凡尔西诺,鬼怪的部队回到了陶拉里亚。此外,他还带来了两条西瓦龙,gerridargaaz和她的孩子莱米达里迦。鼓起斗志的巴林的部队以一种和学院气氛炯异的疯狂战斗着。最后,借助亚维马雅的化身,玛洛术士穆塔尼的帮助,克撒终于迎来了胜利的那一天。非瑞克西亚人不再威胁陶拉里亚,克撒也巩固了对抗非瑞克西亚的联盟。但是,克撒的胜利还是最终掺入了苦涩,杀掉了k之后,克撒得知非瑞克西亚开始进攻千年前他经过的撒拉之境那片和平而安详的土地了。克撒认为他有责任回去,巴林则觉得克撒终于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了。但事实是,如果他知道真相,他决然不会离开陶拉里亚。
克撒的远古遗产逐渐以一艘飞船的形式成型。由于是用亚维马雅的晴苗构成,她被命名为晴空号。取自亚维马雅的木材,西瓦的钢铁和克撒的天才,她将成为多明纳里亚联军的旗帜,即便是在雏形的现在,就已经显露出她的光芒。
随着晴空号渐渐的成长,巴林得以享受短暂的休息。老法师终于可以从事自从学院被毁后一直想做的教学工作。泰菲力的工作离学院越来越远,经常是在解决家乡赛费拉的争端。珠拉和卡恩继续在西瓦依靠法术力钻探机努力地制作远古遗产。而克撒更是没有休息,他几次前往撒拉之境意图寻找出一条温和的对非瑞克西亚的入侵的解决之道。但是历史证明,无论克撒走到哪里,就会把战争带到哪里。此时的撒拉之境已经处于专制的大天使蕾荻安的统治之下。非瑞克西亚的进攻日加频繁,撒拉之境一片片沦丧,同时蕾荻安对克撒提出的转移的建议充耳不闻,并谴责克撒对撒拉之境造成了破坏,认定克撒是她的终生宿敌。
克撒告之巴林撒拉之境必将最终塌陷,其中的能量将散失。克撒认为应当拯救撒拉人,还应把撒拉之境全部转化为能量,加强作为晴空号动力来源的那块索蓝动力石。巴林同意了克撒的计划,开始制订拯救行动的战略计划。作为前哨,克撒继续前往撒拉之境,尽可能多地带回难民们。同时也终于发现了问题的根源。在神圣的净化仪式上使用的灵魂的火炬正强化着蕾荻安的子民,却是为非瑞克西亚所利用。而且蕾荻安的战略参谋Gorig本身就是个眠者。撒拉离开之后已经变得疯狂的蕾荻安,认定成千上万的撒拉人都是非瑞克西亚人,残忍地将他们一一处死。
由来自西瓦和陶拉里亚以及数千的神器组成的克撒的大军,开始行动了。晴空号在吸收撒拉之境的能量之后担负着转移难民的任务,巴林带领大部分神器生物作为先头部队,他骑着莱米达里迦,与Gorig战斗,永远地阻止了这个撒拉人继续堕落下去。
随着战争不断升级,克撒被蕾荻安俘获。最终克撒消灭了蕾荻安,离开撒拉的庇护所。在他使用了一个强大的咒语之后,撒拉之境塌陷了,其能量永远地增强了晴空号中心的索蓝晶体。晴空号载着千名难民在爆炸仅仅几秒前成功脱险。
后来几年,时光在平静中流走。泰菲力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远胜于巴林最初所猜想,超凡入圣,成为了一名旅法师,保护着赛费拉,无论是内部纷争,还是外来的入侵。珠拉离开学院,独立在西瓦法术力钻探机工作。卡恩变得更加睿智,不断进化着自己,并逐渐在克撒的工作中不可或缺。巴林满意于单纯地教学,也时常地为和平与联盟四处旅行。克撒穿梭于多明纳里亚各处,为远古遗产寻找新的灵感。这一时期,陶拉里亚大学院进入了它的鼎盛时期。巴林知道,这种平静并不会长久,风暴即将来临,多明纳里亚将被极大地撼动。他也相信,这风暴必将来自非瑞克西亚。但他不知道的是,风暴的中心又将是克撒。
在这暴风雨来临前的一段平静时间里,巴林帮助克撒进行了他最古怪的一项实验。克撒创造了一条龙,对这个拥有如此力量和技艺的旅法师而言,这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但是,这条龙与召唤来的龙还是有所不同,他是活生生的,有感知的,甚至意识的到自己的存在的生物。克撒创造这个生物只是为了搞懂非瑞克西亚人是如何用人工的手段从无到有地创造生命的。不幸的是,这条龙越来越憎恨克撒对他的控制,后来欺骗克撒使他摆脱了旅法师的控制。当然克撒并没有真正被骗过去,他告诉巴林这是为了更一步接近弄清楚约格莫夫的原始设计。
一天晚上,巴林刚从一次远行回来,他得知了一个惊人的秘密。他原以为克撒的远古遗产已经以晴空号的出生而完成了,可旅法师却承认这还不是关键。他认为如果一旦他出了变故,多明纳里亚联军必将群龙无首。这是克撒不愿扮演的角色,也是没有人在多明纳里亚最需要的时刻能够当好这个领袖的能力。克撒将“血脉”--这个早在发现陶拉里亚数世纪前就开始的计划告诉了巴林。通过操纵多明纳里亚的种族,克撒希望有一日能碰巧地创造出一个聪明而博学的人,一个能够克服约格莫夫种种阻碍的人,一个智力远胜非瑞克西亚人的人。巴林为这一事实大为震惊,克撒竟在永久地改造人民以图战胜他最大的敌人。虽然克撒的动机是正确的,巴林还是认为不论什么人,或是旅法师也好,都不应该去横加干涉一个种族,这是一个基本的伦理问题。尽管他极力反对,他还是不情愿地同意在陶拉里亚继续这一试验。
巴林和其他一些高阶学者和法师为血脉计划付出了无数心血。特别是一个阿基夫法师迦沙,体现了他卓越的贡献,虽然迦沙的策略残忍,克撒和巴林还是惊奇地看到这个阿基夫人的成效。也是在这个时候,巴林和蕾安,学院将来的教务长,有了浪漫的密切接触。不顾两者年龄的巨大差距,巴林和蕾安深深相恋了。巴林觉得,在陶拉里亚这个数秒能成为数十年的地方,年龄没有多大意义。于是他们终成眷属。
时间在不变的工作中度过。如今已是成功的法师和学者的迦沙,开始将血脉计划引向了另人担忧的方向。应巴林的要求,克撒介入了这一事件并命令迦沙停止一切公然违背计划草案和指导的行为。巴林更加担心这个阿基夫人,却被克撒看作是出于成见。卡恩此时开始展露由于时间引起的令人困扰的副作用。他无法忘却不好的记忆,大部分是由于珠拉的离岛回到西瓦。
不久,巴林被人告之一个吃惊的发现,就在血脉计划的构成之中。Timein,一位颇有成就的学者,使巴林觉察到计划细节中的一处缺陷。克撒经常利用陶拉里亚慢时区(此处疑为快时区)来缩短几代的成长。但是,Timein发现脱离了时间的正常流动会使生物失去与土地的联系。他们必须在正常时间下与土地相连,否则他们可能会被毒害,畸形,最终死亡。巴林担心克撒的计划注定要以失败告终。
还没来得及和克撒商量这件事,一件不寻常的手术发生了,克撒将珊珈的心从卡恩身体中取出,改变了卡恩,让他只能记忆四十年内的事情。克撒希望这样会使卡恩不在沉浸于绝望,可事实上,这令他更为孤僻而消沉。不久,巴林震惊地发现迦沙在一次晴空号例行前往阿基夫时偷乘上去,逃离了学院。
有传言传到陶拉里亚说,迦沙在凯尔顿野蛮人国度里继续他疯狂的基因改造。巴林坚持克撒应采取行动,克撒却允许迦沙继续下去。他认为有时打破常规是改进血脉计划的缺陷与不足所必须的。巴林为克撒伦理道德的沦丧而吃惊,旅法师同意让迦沙暗中操纵凯尔顿领主们,让他们成为了多明纳里亚频繁的威胁。克撒也无视巴林关于土地亲和的担忧。几百名和巴林同样怀有这种担心的法师和学者离开陶拉里亚建立了独立的学院。Timein在得知克撒的反应之后立即解职,担任他们的校长。
几世纪后,巴林发现非瑞克西亚开始大肆进攻凯尔顿。认定凯尔顿再某种程度上和旅法师克撒有关,非瑞克西亚人杀掉了迦沙,也终结了凯尔顿的皇权。从此这个国家就成了只认钱财的佣兵国度。但克撒对此仍然无动于衷。不经意间,巴林惊恐地发现,陶拉里亚的学生和教师们也在血脉计划之内。克撒就象他在宾纳里亚,杰姆拉,乌尔博格乃至全世界作的一样,在学院拿着学生作试验。更恐惧的是,连他和蕾安的结合也是克撒庞大计划的一部分,巴林象克撒手中的齿轮一样被安在他的钟表里,关于此事巴林对妻子只言不提。
时间一久,克撒给巴林、蕾安和其他学者的工作越来越少。巴林注意到克撒将陶拉里亚的资源转移到散布于多明纳里亚的各处秘密地点。巴林当然知道克撒的用意,非瑞克西亚的入侵指日可待,很快地,陶拉里亚也将不在克撒的计划之中了。巴林对此几乎有些欣喜--噩梦很快就要结束,并且他终于可以不在克撒的介入下教授魔法的艺术了。
最终陶拉里亚几乎空了,除了大量渴望精进魔法的学生,但克撒不再影响他们了。巴林和蕾安过着简单的生活,教授着年轻的学生,欣喜若狂地发现自己即将成为父亲。克撒每年至少来此停留一次,但只是为了惯例工作。但巴林在克撒的计划中的角色还远远没有结束,他不久即将知道疯狂的旅法师奔波几世纪来的后果。
有一段时间,克撒和学院毫无联系。巴林和蕾安尽享天伦之乐的同时,麻烦仍然存在。哈娜如她父母般博学,但兴趣却在巴林认为毫不适宜并危险的神器方面。哈娜带着极大的热情学习着神器的知识,并且强烈希望能被准许去新阿基夫学习。巴林设法让哈娜对魔法产生兴趣,认为哈娜对神器的执着是克撒血脉计划的原本设计。哈娜却十分倔强以至于孤身一人离开了小岛前往阿基夫。
巴林和蕾安为女儿的离开难过而愤怒。巴林只得等待十年之久才能再见到他的女儿。当哈娜回到陶拉里亚后,又登上了晴空号。那时晴空号被给予一个杰姆拉家族以防非瑞克西亚人意识到她的重要性。此时的船长已经被非瑞克西亚人的爪牙,瑞斯的统治者瓦拉斯所绑架。陪着她冒险的,是杰拉尔德·卡帕轩,血脉计划的最终产物,克撒未来的继承人。虽然杰拉尔德对自己的身世毫不知情,巴林仍然乐意在任何事上帮助他。哈娜希望巴林能成为晴空号船员中一员,帮助他们时空转移到瑞斯。可是巴林仍有许多责任在身无法加入。但是,老法师派出了他最有希望的年轻法师尔泰帮助他们。
克撒一次偶尔的来访,让巴林前往杰姆拉东北部了解凯尔顿日趋升级的紧张局势。巴林几乎是愉悦地接受了,因为这样能使他摆脱学院枯燥的生活。在那里,他重逢了泰菲力,如今泰菲力在杰姆拉已经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了。泰菲力向巴林展示了Kipamu联盟用于抵抗凯尔顿入侵者的技术。在一场简短的战斗后,巴林同意尽其能地帮助他们。
巴林在当地的一处空军基地驻扎下来,正是在那里,他结识了当地的法师阿列克谢(Alexi),她的飞船不久前被凯尔顿战舰击落。发誓为她的船员报仇,阿列克谢(Alexi)愿意为联盟贡献她的一切力量对抗共同的敌人。同巴林一起,他们设法收复了一度为凯尔顿人占据的补给库。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他们一直在为消灭凯尔顿侦察船而努力。巴林联合阿列克谢(Alexi)的力量,减缓着凯尔顿人踏上联盟的土地。但无论怎样,事实一次次证明,如果没有泰菲力的帮助,联盟将虚弱不堪。巴林此时知道了即使是一个旅法师,也是分身乏术,不得不寻求别人的帮助。这一周里。蕾安也自陶拉里亚赶到,带来了数十个学生和许多神器。巴林高兴地接受了他们的帮助,但是为克撒为这么重要的一场战役仅仅派来了如此之少的援兵而不解。在泰菲力表达了同样的感受之后,蕾安解释说其他地方也需要陶拉里亚的防御工具迎对非瑞克西亚的的入侵。
Kipamu连盟为克撒如此忽视,困境之中的泰菲力转而寻求他人的帮助。借着一位在几十年前海市蜃楼之战中的老友Jolreal的帮助,泰菲力得到了增援。蕾安和Jolrael带上几个学生出发了,希望能在真正的战争开始之前给巴林带去重要的情报。
巴林将他的部队转移到阿森纳城--联盟的战略要地,凯尔顿进攻的下一个目标。巴林遇到了联盟中部军的最高指挥官——雄狮马基塔。马基塔描述了联盟紧缺神器生物的迫切情况,巴林祈祷着它们会足够用。但后来马基塔告诉他的事实使他大吃一惊--这座城市实际上没有任何能战斗的力量。一旦那些机器失败,城市必然会陷落。
在战争的最后那天,联盟的神器生物,和陶拉里亚的机械,成功地阻止了凯尔顿接近阿森纳的城墙。马基塔奋勇当先,极大地激起了联盟军的士气。在巴林帮助下,马基塔消除了凯尔顿对中部的的威胁。随后不久,侵略者们全线撤退了。看穿了凯尔顿人逃跑后重组的企图,巴林命令联盟军出城追击。
随着联盟军穿过杰姆拉森林继续着无尽的追击时,蕾安的恐惧化为了现实。瘟疫在当地肆虐,整片森林化做平地。更令蕾安担心的是她助手的发现--造成瘟疫的细菌半是生物半是机械,非瑞克西亚在这场预言之战扮演的角色还有待于发现。最终巴林追上了逃跑的凯尔顿军队,阿列克谢(Alexi)在空中发动攻击摧毁了大量凯尔顿陆舰。然后的战场上就是一片混乱,每个嗜血的凯尔顿人都为生存而战。战争的形势又起了变化,身怀怜悯之心的联盟军在凯尔顿人面前遭受了顽强抵抗。就在这形势不能再坏的时候,巴林看到了令他悲愤的一幕--蕾安死在一个怪兽般的人脚下。
巴林的怒火瞬间吞噬了格立尔(Greel)。然后把注意力转向凯尔顿人,消灭了成百上千的士兵。甚至当他数量巨大的法术用完之后,还用一把剑杀入敌阵。即便如此,凯尔顿人仍开始占据上风。就在无望的一刻,泰菲力及时赶到,一击几乎消灭了战场上的所有凯尔顿人。痛苦疲惫的巴林在一辆倾倒的马车边休息,在那里,他发现了Latulla,凯尔顿入侵的领袖,被压在车下。认为巴林仅仅是个奴隶,Latulla命令他将自己救出来。巴林一句话也没有多说,斩下了Latulla的首级,画上了凯尔顿进攻的句点。巴林为相伴他近千年的蕾安深陷痛苦之中,处死了所有凯尔顿战俘。
巴林回到陶拉里亚,如同变了一个人。他至今才意识到效忠旅法师克撒的真正代价。当他回到那里时,克撒又给了他新的任务。非瑞克西亚的大侵攻终于开始了,克撒说全多明纳里亚都要依靠巴林的才智与力量,巴林疲倦地答应了。
多明纳里亚的审判日到来了。巴林伴随克撒前往宾纳里亚,晴空号在那里成功地关上了瑞斯通往此处的传送门。他们两人用魔法破坏了最后一个。之后,克撒留下巴林和数千撒拉人和仿索蓝人负责宾纳里亚的防卫。但那是场注定失败的战斗。无论巴林和晴空号怎么努力,宾纳里亚仍旧陷落于非瑞克西亚人手中,成为战争的第一个牺牲品。
巴林和克撒的第二次会面是在赛费拉绿色平原上。赛费拉常年的守护者泰菲力,高兴于巴林的相助,对克撒却十分冷淡。预言之战只让泰菲力明白一件事就是,无论多明纳里亚被谁拯救,也绝不会是经旅法师克撒之手,因此拒绝了他原导师保护赛费拉,而是要求他们一起关掉非瑞克西亚的时空通道。通道一毁灭,他就施用了一个强大的咒语,看上去毁灭了整个赛费拉。但事实上发生的是泰菲力将整个杰姆拉东北部移入了他自己的位面。克撒对此十分愤怒,他认为泰菲力更应该运用他的才能为世界而战并非逃跑。无视克撒的反对,泰菲力离开了他先前的两位主人。
克撒和巴林重回陶拉里亚,那里所有的资源都已消耗殆尽,只有两个人。阿格内特和塞迪亚斯,设计为完美的战争机器和睿智的战略家的两个仿索蓝人。虽然巴林再一次向克撒表达了他对克撒如此对待有感知的生命的忧虑。克撒仍是象他一贯的那样忽略了这位老友的劝告。阿格内特和塞迪亚斯被派遣到第一波入侵中最重要的战场上--喀洛斯。
克撒和巴林的下一站是同样遭袭的西瓦法术力钻探机。在两位法师,还有西瓦巨龙之王莱米达里迦的帮助下,西瓦顶住了非瑞克西亚人的攻击。巴林坚持他们去祝贺珠拉,毕竟钻探机因她而得到改进。见过珠拉之后,巴林震惊地发现泰菲力正将西瓦也带离多明纳里亚,就象他移走赛费拉一样。任克撒再怎么愤怒,法术已经开始生效了。达里迦和巨龙们选择留下来保卫多明纳里亚,法术力钻探机生产动力石的活动部分,也仍将在克撒的掌握之下。克撒和巴林都不满于泰菲力和珠拉抛弃了家乡,没有为之而战。
巴林受命来到凯尔顿,去保护那些杀害他妻子的凶手们。巴林努力赢得了凯尔顿的信任,而在他内心,他也知道,凯尔顿也必将失守。克撒命令巴林率军前去腐臭沼泽的乌尔博格。因为一旦非瑞克西亚人占领了那里就将拥有取之不尽的黑魔法力。巴林埋怨克撒毫不犹豫地就放弃了凯尔顿,不情愿地说服凯尔顿人航向乌尔博格。即使有不少宾纳里亚流亡者和应文德格里斯大王命令而来的黑豹勇士加入巴林的凯尔顿军队,他还是预感乌尔博格很快就会是下一个失陷的国度。
巴林的担忧成真了。仅仅在几个星期里,乌尔博格的大部分就在约格莫夫的爪牙手中了,巴林离开了岗位来到喀洛斯,恳求克撒派出援兵。克撒坦白在此时已经没有增援力量了,也就是说,乌尔博格的陷落无可避免。巴林接受了这一事实,要求见见他阔别许久的女儿哈娜。用永远毫无感情的冰冷声调,克撒告之巴林他的女儿已经死了,死于吞噬上千万人的非瑞克西亚瘟疫。巴林双目圆睁,世界瞬间在他眼前彻底崩溃。他再也不让自己信任克撒,不让自己以最亲爱的妻女为代价去保护那些他并不怎么关心的人们。
巴林最后一次离开克撒,用他的魔法找到女儿的尸身返回了陶拉里亚。在那里,他发现他的家园正被非瑞克西亚人蹂躏,许多学生和学者都惨遭杀害。怀抱女儿冰冷的尸体,巴林释放了那他立誓终身不用的法术——全数抹煞——那个克撒在亚苟斯使用的咒语,那个Pharon交给巴林那罗的第一个咒语。
岛上所有的非瑞克西亚人都被融毁,巴林的躯体躺在他妻子一侧,手中紧握着女儿的手,背后在一片熊熊火焰中燃烧着的,是他毕生为之奉献的陶拉里亚大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