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下山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21-08-06 11:34:16
编辑 锁定
李逵是我国古代叙事文学史上著名的人物形象,他是在民间传说的基础上,经过说唱艺人、戏曲作家、下层文人的长期加工、演化,而成为古典名著《水浒传》中的主要人物之一。贺五的这首《李逵下山》是根据京剧《李逵探母》的故事演绎而成。诗人借《李逵探母》这一历史故事,歌颂人类至高至圣的母子之情,鞭策欺世盗名、残害百姓的卑鄙小人。然而,如果深入品味这首诗歌的内涵,不难发现诗人那种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关注之心、对维护人权的强烈愿望和对良好社会治安的企望。作品留给人们生命意识的深层思考:人该怎么活着,人与人之间该如何和谐相处!
中文名
李逵下山
作    者
贺五
根    据
京剧《李逵探母》
人    物
李逵

目录

李逵下山原文

编辑
李逵下山/贺五两把板斧,迈开大步。
老娘在家里想得俺好苦。
一座深山,无处借宿。
饿得俺两只眼睛往外突。
喝呔呔,上此山,过此路,
留下你的钱财放你生路!
俺是那水泊梁山李逵李二叔。
黑旋风大名休说你不怵。
小匹夫,且慢细数,
真真是话从你的口中出?
问问你二十八代堂上祖,
敢不识俺老黑性子粗?
且过来说个明白白莫糊涂,
你瞧瞧我背后这对锃亮的板斧。
倘若有半句支吾,
莫提你家中老母。
哇呀呀,真真英雄有出处,
俺实是家中有老母,
八十岁仍旧病中凄苦,
才借您这大名捞些贴补。
莫教俺身首异处,
只换得脏您这身衣裤。
小人实在是说不出的难处,
下辈子您是主来我为奴。
哎呀,原来是孝子劫路,
实在是莫大的难处。
俺也是回家探母,
却于此险些叫人老母为儿哭。
与你些银子回家贴补,
莫于这山中断人途
眼看这林中日过晌午,
恰前方有处酒旗飘舞,
正好前面喝它个老酒几壶,
歇一程便到俺家门户。
酒肉且上来急促,
休耽搁大爷赶路。
本小店并无牛羊猪,
从不曾把大块肉来卤。
有些面筋粗粮您担待处,
我与您下堂且生火炉
人道是我人粗来心不粗,
却听见门外有脚步,
正是那方才山中莽夫
却原来一颗好心碰着歹徒。
怒冲冲心火往上扑,
喝一声小子看板斧,
且割你个七荤八大素,
乱糟糟叫你投胎不成猪。
这山中不曾见猛虎,
却原来猛虎尚不如,
若人心比蛇蝎更加毒,
误我性命敢不含糊?
且把你身上好肥肉下锅煮,
也不屈我这半天饥肠碌碌。
醉一番天南海北飘忽,
除一桩心头哽堵。
冒我这名头休点火烛,
黑漆漆走路莫上大路。
哇呀呀,喝罢好酒一壶,
晃悠悠一脚大步迈出。

李逵下山点评

编辑
李逵下山》这首诗歌采用叙事的艺术手法,为我们描述的故事大概是:梁山泊好汉黑旋风李逵在下山探望母亲的途中,突然遇到一个大汉从树上跳下,暴喝一声:“黑旋风李逵在此!识相的留下买路钱,免得伤了性命!”李逵一惊,寻思此处如何又有一个黑旋风?定睛一看,只见那人面黑如炭,如烟熏火燎一般,手持两柄大斧,倒也威风凛凛。李逵大怒,心想天下或有同名同姓之人,岂有绰号、兵刃都相同的?眼见得是冒俺之名,坏俺的名声了。他心头火发,怒喝一声:“何处小贼,敢冒俺的大名,在此拦路抢劫!”挺着手中朴刀直冲过去,欲立马杀掉此劫盗。那假李逵见到真李逵的阵势后,自知不妙,于是连连求饶:“好汉饶命,若杀我一人便是杀我两人。”李逵听他说的蹊跷,便住了手,问:“你快实说,是怎么回事?”这假李逵便花言巧语哄骗说:“小人只因家境贫寒,上有八十几岁的老母,无力赡养,没奈何才脸涂黑墨,出来干这短命的营生。因黑旋风在江湖上名头厉害,神鬼皆怕,人百无一能,想借老爷的名号吓人,得些财物,孝养老母,实不曾杀害一人。如今老爷要是杀了小人,家中老母定然饿死。”这假李逵的一席话,连拍带哄,说得杀人不眨眼的李逵既舒服又心酸,肚里寻思,听此人之言,倒是一个孝顺的人。我只因娘在家受苦,才特地回乡来接母亲到山寨享福,岂可又杀孝母之人?若杀了他,恐天地也不佑我。想到这里,顿生恻隐之心,决定饶其不死。那李鬼喜出望外,千恩万谢地走了。可是,当日近中午,李逵到一酒家充饥之时,却意外发现此假李逵不是为了家中老母而劫路,而且还要加害于自己。于是,李逵大怒,大喝一声,一刀砍死了假李逵……
作者根据这个戏剧故事,在《李逵下山》这首诗歌中,以强烈的主观感情,调动强烈的艺术色彩,将对人生、对社会的许多理性思考,形象地附托于李逵下山的故事之中:
“两把板斧,迈开大步。/老娘在家里想得俺好苦。/一座深山,无处借宿。/饿得俺两只眼睛往外突。//喝呔呔,上此山,过此路,/留下你的钱财放你生路!/俺是那水泊梁山李逵李二叔。/黑旋风大名休说你不怵。//”这是真李逵遇到假李逵的精彩镜头。诗歌这么一开头,就让白描的故事尽显生命起伏的状态,让人与自然的某种生命气息相连相通,让人在诗的通感中体会到一种无奈的声音和一种可恶的现实,成功地营造出足以使人的血液降至零度以下的气氛,让人为之揪心。接着,诗人以朴实而调侃的艺术手法,剪辑真李逵和假李逵对话的画面,有选择地运用细节性语言跳跃诗意,渲染气氛。
“小匹夫,且慢细数,/真真是话从你的口中出?/问问你二十八代堂上祖,/敢不识俺老黑性子粗?/且过来说个明白白莫糊涂,/你瞧瞧我背后这对锃亮的板斧。/倘若有半句支吾,/莫提你家中老母。//哇呀呀,真真英雄有出处,/俺实是家中有老母,/八十岁仍旧病中凄苦,/才借您这大名捞些贴补。/您莫教身首异处,/只换得脏您这身衣裤。/小人实在是说不出的难处,/下辈子您是主来我为奴。//……”诗人就是这样,把李逵下山的故事一直说下去,精辟描绘出李逵的孝母之情和因假李逵的孝母之心而放过假李逵的精彩画面。诗人在这里较好地运用细节化的语言,给读者在视觉上造成极富震撼力的艺术效果,诗人在诗歌中融进了“峰峦如聚,波涛如怒”的感情,这感情犹如千尺瀑布,飞下汇成一股激越的洪流,然后用自己的妙笔,一笔掀起一个浪头,一浪紧接一浪,一浪高过一浪,让情思与理性思考潜移默化地渗透于其诗歌的审美中。
伊萨柯夫斯基在《谈诗的技巧》中所说:“诗人的思想常常不是直截了当地表现出来的,而是以间接的方法表示出来的。”基于这种认识,我们完全可以发现,诗人并非在讲述一个故事,而是在动情地述说着当今社会中的许多无奈:是啊,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李逵下山》中的人物和事件,道德与现实这对孪生兄弟该如何相容?欺世盗名、残害百姓者,何时才能消失?这是《李逵下山》给我们的一个有关生命本质的思考和选择。那么如何思考?如何决择呢?在这里,诗人的笔触一转,给出了一个很精妙的答案:“这山中不曾见猛虎,/却原来猛虎尚不如,/若人心比蛇蝎更加毒,/误我性命敢不含糊?/且把你身上好肥肉下锅煮,/也不屈我这半天饥肠碌碌。/醉一番天南海北飘忽,/除一桩心头哽堵。//冒我这名头休点火烛,/黑漆漆走路莫上大路。/哇呀呀,喝罢好酒一壶,/晃悠悠一脚大步迈出。//”这两节的诗性语言具有极强的动感,用简单平常的心里描写,使要表达的思想甚为丰富,急剧“跳跃”出逼真的形象,真切呈现出一种超越具体形象的力度,诗的意境得以开拓,撼人肺腑,感人至深,可谓感兴寄托,言外之意已大大超越了诗的本身,给读者一种咀嚼不尽的共鸣:善良的人们不仅要警惕一切邪恶,且要勇于斗争,才能每天拥抱新的太阳。当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时,当面对欺世盗名的行为时,是逃避还是斗争?面对厄运与死亡的阴影,是否被击溃了灵魂?人啊人,我是多么希望你能从热爱生命、热爱同类、热爱自然劳动成果的本能中寻找到一种共同而和谐的语言!

李逵下山引申

编辑
当然,这首诗歌还有另外的一层意思,如果把假李逵的行为看作是“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那么这首诗歌就有另外的意境了!
词条标签:
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