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南才旦(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9-10-16 15:38:2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索南才旦 笔名宇驼,青海省乐都县人。曾在《西藏文学》、《青海日报》、《西藏日报》、《工人作家报》、《长江诗歌报》等报刊电台发表诗歌、散文诗等文章200余(篇)首。出版有诗集《桑烟升起的地方》、《同行三江源》,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
中文名
索南才旦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青海省乐都县

索南才旦作品简介

编辑
《同行三江源》:远离娘亲的乡土情结
文/井石
湟水流经的土地上,在卓仓圣洁的桑烟中,在雪域三江源,一个藏族青年背着生活的皮囊,唱着“花儿”和“拉伊”,跳着美丽的锅庄朝我们一路欢歌而来,他就是土生土长于乐都的第一位藏族诗人——索南才旦。
索南才旦出生在乐都著名的瞿昙寺边上一个叫浪营的村庄,这里的民风极为纯朴,瞿昙寺六百余年常燃不灭的袅袅桑烟,就是对人间真善美的默默祈祷,在这样一种人文环境中,瞿昙寺周围出了不少的文化名人,而藏族诗人索南才旦的出现,又为这一祈祷增加了音量和色彩。
一孕千年/麦子的故乡终于诞生/无可企及的穹宇好高/季节的花朵飘零/亲人们收获稞麦/一缕春风吹过/僵死的山沟复活……
这是索南才旦的诗。一粒麦子,一粒真善美的种子,就这样开始在他的人生旅途中潜滋暗长。他的诗与周存云、郭守先、许正大等同是乐都的诗人相比,明显地多了一种民歌的韵味,而那韵律中渗透着臧家舞蹈千年的原态节奏。
央宗的神话久远/姐妹们眷恋着永远的大姐/种植麦子如泪似珠/犁铧印记岁月的年轮//五月的箭手是冬日的炉火/故乡的歌谣千年不衰/青稞和麦子更加热恋土地……
诗句在舞蹈,这是索南才旦的诗给予我们最为深刻的感觉。
作为一个藏族诗人,一方面,他想心甘情愿做一个流浪者,离开故土,背着生活的皮囊和盘缠放飞理想的翅膀,感知生命和大自然的伟大;另一方面,他又无时不眷恋着他的那个生长麦子和青稞的地方。这并非是哲学意义上的二律背反,是一个诗人即渴望如雄鹰一样高飞远翔俯瞰大地,又眷恋家乡水土的情感展示。
无论他所进行的是人生流浪还是情感流浪,作为一个藏家的后代,他的生命中必然有对代表牧业文化的雪山、草原、牛羊、牧人的赞美和追求,又有对代表农业文化的土地、家园、青稞和麦子的赞美。
他的诗歌,给我们的感受一,是在纷扰的世界里选择孤独,感受二,是对生命赞美,不信你读:所有的选择在流淌黑色的泪/但是,这次就这一次/我要孤独远行;在泪的空巷里/我寻找可爱的山丹花;父亲的历史已成为历史/但我忧郁的胡须长满力量。不信你再读:隆隆雪声宏音已过/花开的时候/多少欢乐畅谈只是一杯水/再开一次人生的玩笑/晨曦中树起是旗帜飘扬/生命原本在滴血是歌唱。
而火一样的热情,是索南才旦的诗给我们最强的感受:花喜鹊吟唱故乡的歌高高低低/红色的眼睛里掉落珍珠/一路风尘伴我朝朝暮暮/冰凌花的夜晚/干涸的泪泉思念艳艳的山舟。
索南才旦选择了流浪,然而,不管他走向何方,那个生长“麦子和青稞”的故乡,那个六百余年来升腾袅袅桑烟的圣地,终是一根牵着他的情感红线,也是他迸发诗情的源泉。

索南才旦背景简介

编辑
文/郭守先
在中国版图的西部,在纬度的高处和海拔的高处,有一块以褐色为主的广阔疆域,疆域的山峰之上涂满了常年不化的冰雪。这里高寒缺氧,紫外线辐射强,许多地方不要说树木,连寸草都难以存活,但走过这片雪域的赤子都想复活成一棵树,都想挺立成一个大树,来抵挡这里无处不在的风,因此这里不仅诞生了踩着草浪打马走进历史的西王母、格萨尔王、松赞干布,还诞生了昌耀、马丽华、杨志军、燎原等令当代中国文坛仰慕的文学英才,所以文化人喜欢把以它为中心的中亚帕米尔高原和北亚蒙古高原一同视之为精神的高地,并美其名曰:“高大陆”。作为一位天堂之外的凡夫,我不知道这片高天厚土正在和必将孕育多少照耀后世的星辰,但案头《桑烟升起的地方》和《同行三江源》两部诗集一再告诉我,十多年来它一直用它寒冷的冰霜和凛冽的雪雨雕凿着一个跨世纪的文学青年——索南才旦,并企图把他培育成乐都当代第一位藏族诗人。
乐都位于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的结合部,是一个多民族杂居的地方,其中藏族人口接近四万,占总人口的13%。从文献记载来看,乐都古代历史上不要说藏族诗人,就是汉族诗人也廖若星辰,除吴敬亭、谢子元等为数极少的几位汉族移民后裔残存的一些诗稿外,就是过境文人留下的点滴篇章,新近出现的青海知名学者(蒲文成、谢佐等)也很少利用诗歌这种语言艺术,所以历史和现实都渴望民族诗人的加入,来繁荣我们的文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已经成年的索南,静静地从故乡的黎明中醒来,并踏着雾霭走出了乐都第一中学。他的父亲是一位老藏族知识分子,在父亲和故乡花儿熏陶下长大的他,按喜好本来前定是要学文科的,可是不知道是父亲惧怕1958年“反右”中个人故事的重演,还是中国人无法更改的对“裙带关系”的过分依赖(索南的一位远亲在某民族师范学校任职,该校只招理科不招文科),全家一致要他学理科,不料喜欢文科的他在高考理科考试中跌下了独木桥。在中国农村高考一旦失利,超过十八岁的你,也同时意味着将失去被继续供养的权利,现实要求你必须马上接过父母的犁头和锄头,来接替支撑家庭生计的重任。索南的哥哥体弱多病,姐姐正读长达五年的医学院,面对父亲日渐衰老的身影和刹那间失神的眸子,面对母亲越捻越小的念珠和突然变白的长发,胡须里储满力量的索南不想再给家庭增加更多的负担,一家的炊烟,早已唤醒了他的双足,他决定远行,他决定要像路遥《平凡世界》中的孙少平那样尽快矗立成家庭的顶梁柱,他坚信只要意志不倒,那里都可采摘到香气袭人的玫瑰,只要意志不倒生命定会创造出出人意料的奇迹,于是他抗着无形的创伤走向草原,走向雪域,开始了他艰难而又漫长的高大陆行走,他的诗就是行走情感的真实记录,通过《孤旅》、《走过巴塘滩》、《唐古拉,永铸军之魂》、《面对西藏》、《夜访青海湖》、《茶卡夜行》、《柴大木抒怀》、《走进玉树》、《同行三江源》、《做卧在香达的夜空下》等诗的诗题我们就能够一览他行走的具体行程。
在孤寂的行走中,没有人为他鼓掌,也没有人为他摇动闪烁的荧光棒,于是诗歌就成了他自我激励的精神力量:“走!我们去吆喝黄昏\吉祥的太阳拎着爱怜与困顿回家\走!朝着扎西湖畔走\走进不眠的冬日”;“走吧!让我们同行三江源\把春天的思念夏天的奔放\及其秋天的收获和冬天的智慧\像风马一样撒向美丽的天空\在祝福中记忆绿色高地的变迁”;“飞吧!让灵魂栖息于这洁净之地\而后在九月的江源之上\让无奈的躯体随翼归航”。读着这样的诗句,你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新中国老一代建设者们抗着夯子,一边打夯一边喊唱号子的情景,据说诗歌最初也就是这样诞生的。“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这是古人对诗歌原初的诠释,也是每一个开始诗歌创作者的必经之路。
索南上小学后就中断了对母语的学习,在学校里他全盘接受的是汉语和汉文化,所以尽管他的诗行里到处是雪域的具象,如玛尼石、经幡、皮袄、桑烟、华盖、牦牛、帐篷、鹰鹫、草原、白塔等,但其心田中新栽的还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汉文化之根,这也是支撑他在高大陆上长期行走的精神资源。所以在他的诗歌中既有“酒杯可以杂碎,生活可以重新开始”的果敢,也有“铿锵的脚步终究会播撒回音”的自信,还有“覆盖生命的是皮袄,诞生生命的也是皮袄”,“风能熄灭灯烛,也能吹燃烈火”的哲思。正因为索南有这样坚挺的支撑,所以在拉萨漂泊时虽因当时还没有改革的“户籍制度”而多次被用人单位阻之门外,为了生活他还贩卖过台历,但他始终没有倾倒,经过幼儿教师队伍中的短暂沉潜和一年多报社记者游走生涯之后,他很快就在玉树州一次公开招聘秘书的选拔考试中脱颖而出,后来还出任了囊谦县第一任旅游局局长。
索南是一个高举攀登旗帜闯荡高原的忧郁歌者,他渴望能像唐古拉筑路的军人和可可西里守护草原的索南达杰一样,能用“生命的火柴,点燃通天的火炬”,所以读索南的诗不仅能读出藏族青年歌者的真性情,还能够获得一种催人奋进的冲力。这种诗歌的真性情和冲力来源于其家庭、个人生活以及民族包袱的重压,否则一个不满20周岁的青年,不可能在远离故土和亲人的情况下,在高大陆恶劣的自然和人文环境中长期穿行,并取得骄人的成绩。不仅如此,高大陆长期的学习和行走,也使索南很快在思想上成熟起来,从他后期创作的一些诗歌来看,他已从关注个人命运转向忧患民族发展,他坚定地认为古寺的桑烟是熏不出孩子灿烂的明天的,转山老人蹒跚的步履也是不可能踩出民族兴旺之路的,一个落后的民族只有不断地吐故纳新,才能复活乃至繁荣昌盛,所以有时候他还情不自禁地去巴颜客拉山山口,站在落日的余晖里孤独地望“风”,倾听时代迈进的步伐。
走在索南所营造的诗歌大陆上,你不仅会被他行走的坚毅所感染,还会被他遗落在诗草中的泪水所打湿。翻阅他的诗章,诗行中到处是“泪”、“泪水”、“泪滴”、“哭泣”等令人伤感的字眼,甚至有些诗题都落满了泪痕,如《不要眼泪》、《哭泣遥远》等,这似乎与我前文所描述的索南的精神气质相悖,但只要你结合生命经验深究,你就会发现这种痛楚恰巧是一个人成长为文艺工作者的必备气质,这种痛楚是来自于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纵向差距,而非发端于现实生活中的扁平争斗,他呈现的不是泪水和鼻涕一起乱抹脸夹的沮丧,而是一位精神内敛的男人,在夜的中央点燃一根蜡烛,然后坐在草原深处聆听一只受伤饥饿的野狼在荒原上的嗥叫。没有张扬没有呻吟,只有静静的风悄悄抚摩男人的创伤,这时候一颗泪珠在别人看不见的心壁上悄悄渗出。我认为这就是以灵魂痛楚为依据的精神哭泣,他不是以肉体疼痛为原由的面部情感。索南的哭泣尽管不全是前者,但这样的哭泣在他的诗歌中占了相当的篇幅,比如“面对太阳的眼睛干枯\我怎能忘却那个忧郁的黄昏\从古树上坠落的小鸟终于落泪\惨烈的声音如同夏雷”;“多情的夜晚\以兄长的身份死守灵魂\隆起的头颅\低沉的声音在流血\玛尼石堆是一条无轨的航道”,因此索南的哭泣并不影响索南的行者形象。
不过索南对“哭泣”也有不同的个人理解,他认为“哭泣远方不是为了痛苦,而是体验生命的过程”,“哭泣不是为了黑暗,而是为了一次生命的感动”,所以在远离父母妻儿的日子里他也洒下了许多思念之泪和相思之泪:“父亲,儿未能在临行前送您一程是我一生的痛苦和心泪。父亲,请允许我捧一掬三江源之水,献给在泉台长眠的您,同时洗去我对你的某些不敬和不孝吧”;“飘向远方的是风\守候寂寞的却是夜\初冬的夜晚\点燃温暖的蜡烛\一种瞬间的完美滴落成愁\那是我亲手种植的玫瑰”;“熄灭你思念的仇恨\而后洒一把牵挂的泪\把整个世界\都浸泡在相思的夜晚”。在“常回家看看”成为一种期盼和呼唤的今天,在“才上心头,就上炕头”成为当下情爱风景的今天,如果没有对婚姻情感的倾心守护,如果没有汉文化伦理的强力渗透,他是不可能写出这样刻骨铭心的诗句的。
索南来自高大陆的带泪抒情和行走志愿共同构筑了索南丰富多彩的诗歌世界和生命华章,也为索南成为乐都第一位藏族诗人奠定了坚实基础,但如果要想进一步扩大战果,索南还需要在汉语言文字上下苦功夫,因为索南有些原生态诗歌材料没有严格围绕主题取舍,使主题显得有些松散,一些诗句的意象和具象之间的过度和转换上还不是很顺畅。但这并不影响我对索南诗歌的关爱,因为我宁肯通过阅读索南等“小诗人”情动于衷的作品,来透视生命的真实状态,也不愿耗费精力去琢磨和猜测“大诗人”们爬在书屋里的梦呓。(2008.7.20)
词条标签:
非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