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忠基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21-06-25 01:59:06
编辑 锁定
苏忠基,笔名饮冰君主,福建永定人,作家。
中文名
苏忠基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日期
1983年
职    业
作家
代表作品
性    别

苏忠基个人简介

编辑
17岁开始文学创作,20岁高三退学。后漂泊于国内各个城市,为写作累积素材。
2004年获首届全国拔芽作文大赛入围。2007年获第九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2009年第十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三等奖。
被《萌芽》杂志社著名编辑胡玮莳赞誉为“拥有不俗资质和潜力的小说写作者”。
2010年起,苏忠基为了更深刻地体验底层人民的生活,更生动的描写小人物的生存状态,开始了摩的师傅的生涯。2012年10月17日,因其对文学的执着精神,及对于“小人物生活”的关注,《海峡导报》进行了专版报道。2013年3月22日,福建日报以“文化草根、‘摩的’作家”的形象,进行了长篇报道。[1] 
2012年短篇小说《杀狗要看谁的脸》入围由魅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发起,湖南少儿出版社,春风文艺出版社,腾讯读书,腾讯微博等机构协办的一项大型文学赛事第一届“super star·超级明星”文学新人选拔赛全国28强。
2012年12月,获龙岩市作家协会评选的“2012年度文学新人”奖。
2013年6月,加入福建省作家协会
2013年11月,结业于福建文学院小说家高级研修班。

苏忠基作品简介

编辑
2012年8月,短篇小说集《》由线装书局出版。《》有一股暴土尘扬的野蛮力量,被网友称为“一本城邦隐形暴力之书”。《》用一种充满暴力的语言,用底层青年人无奈却又锐利的眼光审视着这个社会,在不动声色中剖析着社会的种种现实,如性暴力、权力暴力、城市暴力、乡村暴力、网络暴力、死亡暴力,并给人充满想象和思考的空间。

苏忠基事件

编辑
2013年4月20日,四川雅安发生7.0级地震,苏忠基为筹钱给雅安地震捐款,21日在龙岩KK网发贴,发起义卖活动,义卖作品为他的作品集《独》,义卖情况随时更新在贴子里面:谁,多少钱,多少本。并将义卖所得善款全部通过壹基金捐给雅安。此次活动先后被《海峡导报》、《海峡都市报》、龙岩电视台跟踪报道。义卖活动受到大部分网友的肯定和支持,对于少部分网友的质疑,苏忠基则回应:一万次漂亮的说,也不及一次丑陋的作秀。
义卖方式:网络义卖、街头摆地摊
义卖时间:2013年4月21日至2013年5月1日
义卖金额:6503元
苏忠基街头义卖 苏忠基街头义卖

苏忠基作品发表

编辑
散文《接近风中寂静的伤痕》,2005年发表于《首届全国拔芽作文大赛优秀作品选》
诗歌《天亮前就出发》2006年发表于《诗行走》诗刊创刊号
短篇小说《证人》,2007年发表于《第九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选》
短篇小说《稻花香里说疯年》,2007年发表于《盛开——第九届新概念作文》
短篇小说《秋尽》、《入狱》,2008年发表于《新概念作品十年精选男版(上)》
短篇小说《给你阳光要灿烂》、《被风吹落的树叶》,2009年发表于《新概念作文大赛——新人王(十强男生)》
短篇小说《证人》2011年发表于《文化闽西》第一期
短篇小说《搜如死》2013年发表于《荣光》新概念15周年纪念版
短篇小说《杀狗》2013年发表于《文化闽西》2013年第一期

苏忠基作品节选

编辑
《证人》
我从小就对黑夜有不可抗拒的恐惧。每当月光从树叶间斑斑点点地落在我的脸上的时候,我的身体会像狂风中的树枝,无奈地晃动。在沉默的黑夜里,我听到一个女孩无助的哭泣,她的哭声穿透了夜幕,更穿透了我的心,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只是一具不会流泪的木偶。“你是我最好的姐姐”。尔卓抱着我说。
尔卓是我从小一块长大的,村子里的几个丫头当中,就数我和她最好了。尔卓十九岁,小鸟依人样,一张娇嫩的小脸上一双动人的眼睛让村子里的多少男人失魂。
在我离开尔卓家的那个夜晚,我想尔卓真是幸福得像天上的星星一样,不断闪烁着自己的光芒,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的幸福。尔卓马上就要结婚了,过完这个年。她未来的白马王子是村长的儿子力亚,全村最出色的男子。这个被全村男子羡慕得要死的力亚曾无数次地对村民说他会让尔卓成为最幸福的新娘。
《八岁那年的偷窃事件》
这一天是圩天,村里很多女人都去赶圩天的档儿买些东西。
阿妈就是在这样一个时候,坐在镜子前开始打扮自己的。家里的活儿很多,很少有赶圩天的机会。所以,每一次赶圩,阿妈都当做一件很隆重的事情去对待。
她终于把她那件陈旧甚至有补丁的蓝色外套换了下来,穿上那件除了春节其它时日碰都不碰的红色衣裳。这个圩天有些特别,因为是正月里开斋后的第一个圩天。按乡俗,这个圩天女人去圩场买东西的多少决定着今年这家男人出门打工的收入的多少。所以,所有的乡里女人都把这件事看得很重,而且心怀虔诚地去做这件事,唯恐出差错。我含着手指,看着阿妈穿上那件红色的衣裳,真是好看。阿妈今年才28岁,穿上这身衣裳,显得更加年轻了。
《菜花香里的夏至》
刘铁蹲在村子西头的那个破茅坑里,感到了空前的寂寞。他拉着坚硬的屎,怎么也想不通母亲张燕怎么会在夏天的某个黄昏变得如此让人不可思议,举起柴刀,砍向了她所恨的人。一刀下去,像一道闪电,张燕便进了监狱。而被她砍的那个女人,左耳没了,左脸破相了,再无法做她的营生生意了。用张燕的话说: 她为民除害了。
刘铁拉完屎,用从树上折下来的树枝把屁眼里的屎一点一点刮干净,提起裤子, 往家里走。
自从张燕进了监狱以后,家便不成为家了, 屋子脏得只有苍蝇愿意光顾。
刘铁看见了那个他得叫继父的男人,正提着一个木箱准备离开。刘铁对他视而不见。这个叫李三的四十多岁的男人,自从以一个上门女婿的身份进入刘铁家后, 刘铁家便再没有安宁过。
几天前,张燕进了监狱后,刘铁便无所顾忌地收拾了这个男人,差点打断了他的双腿。这个四十多岁的小个子男人当然打不过十八九岁正值血气方刚的刘铁了。于是这个男人决定离开这个村子,离开这个镇。
李三正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刘铁冲上去给了他一脚,正好踢到他的半片屁股,李三身子一个没站稳,便像狗吃屎一样趴在地上,箱子摔在一边。这个昔日在张燕面前凶神恶煞的混蛋今日在刘铁面前不敢吭一声了。他站起来,重新提起箱子,继续往前走, 像狗一样慢慢消失在刘铁视线里。
此后的日子里,刘铁再没有见过李三。有人说他去了县城,跟着另一个女人厮混去了。也有人说他去了省城,打工去了。但据村里的最新消息说,某村民去县里进货的时候,看见一个长得像极了李三的男人被一辆大卡车撞得面目全非,死在了路中央。有人问他: 都撞得面目全非了, 你咋还认得是李三?
《春秋乞丐》
六十多岁的丐帮弟子李子安最近最让他郁闷的事应该是那只后来被他叫“二奶”的野狗了。二奶原来叫什么李子安无从考证,而李子安之所以叫二奶为“二奶”是因为二奶刚跟他混的时候,有两个男人在路边讨论二奶的事。而当时不叫“二奶”的二奶一听到“二奶”从男人嘴里响亮的吐出来的时候,眼睛和耳朵都有异常的表现,似乎对这两个字有特别的感觉。这个细节被李子安捕捉到以后,当机立断给野狗取名“二奶”,觉得这名字真响亮,代表了一个时代。当李子安“二奶”“二奶”的呼唤的时候,惹来不少路人五颜六色的眼光,这些眼光让李子安有股莫名奇妙的冲动。
李子安和二奶的结缘是由于一块带了几丝肉的鸡爪。在鸡爪之前,他们谁也不认识谁。在鸡爪之后,他们开始相依为命。
那天,一块鸡爪在阳光下闪烁。当老家伙李子安闪烁的眼睛发现对面不远同样也闪烁的狗眼时,真是又气又怕。当肚子的饥饿终于战胜内心的恐惧时,他张开双臂扑向一脸奸笑的鸡爪,其速度之迅猛,把阳光都撕开了一条口子。而那只野狗也不甘眼前的食物落入人口,纵身一跃飞向鸡爪。
姜终究是老的辣。浪迹江湖几十年的李子安哪能败在一只野狗身上?更何况哪个丐帮弟子不会几招打狗术?那个时候的李子安用的招数是拍砖。在野狗贴近他身体的一刹那,右手上的砖迅速拍出,愣是把野狗的一颗门牙给拍断,害得野狗叫唤起来都变了音,幸亏没被动物学家听见,不然还会以为基因变异而抓起来研究,那李子安罪就大了。
《当往事不忍回忆》
当我还在我娘肚子里的时候,我爹便在那个桃花开满山的季节里远离了我们。就像折枝的桃花,落在桃树旁的小溪里,飘落无声,随水而去亦无声。而我娘的哭声却响彻整座土楼,回音在土楼里来回荡漾,久久不停。
那个时候我的爷爷也陷在痛苦中,他的痛苦有双重,一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二是无后续香火。
爷爷有两个儿子,一个我大伯,一个我爹。大伯结婚好几年,愣是弄不出个孩子来,更别提儿子。爷爷最后只好把希望放在我爹身上。但我爹似乎也不太争气,头胎生了个女儿,二胎还是女儿,第三胎还没出来,便因得胃癌而西去了。
爷爷是个独生子,年轻时因为没有兄弟而常受别人的欺负,于是他便暗下一个信念:等自己老时,膝下一定要儿孙满堂。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在和别人合盖土楼时,省吃俭用,要了五间房间。在土楼人家里,房间分配是这样的,一楼为厨房,一楼如果是你的,那么垂直而上的二楼、三楼、四楼的房间都是你的。也就是说,我爷爷有了20个房间。爷爷说他经常做梦,每个房间都住满了他的儿孙。
但是,现在他连一个孙子都没有。悲痛弥漫了他的周身,苍苍茫茫,了无边际,终于使他得了病,倒在床上。
《稻花香里说疯年》
在七月来临田野里的水稻开始飘香的时候,我回到了我所在的那个小村,准备参加七月中旬的丰收。
我喜欢在暮色时分站在自家的楼顶上,远眺山脚下的那一大片在七月里金色的田野。在那一大片金色里,其中有三亩田是我家的。挨着我家上边的两亩田是村里于四喜的。
于四喜的媳妇林芳在给于四喜生完两个孩子又每天在田里任劳任怨地干活的时候,于四喜却经常夜不归宿,在邻村的于狗子家疯狂赌博,大有要把赌博事业发展到澳门去的架式。林芳经常指着刚回到家已经没有人样的于四喜大骂:“老娘夜里给你上,给你下了种,白天又给你没命的干活,你他娘还成天赌博,你还真不如死了更好,不定哪天也把我给赌进去了……”往往是林芳的话还没说完,于四喜已经晃进房间,倒在床上,睡死过去了。林芳一有空便哭着对她的两个已经长到十几岁的孩子说:“你们投错了胎,你们阿爸还不如一条狗。”
在那山脚下有一条小溪,这一大片田野的灌溉用的就是这条溪里的水。溪里的水流进林芳的那两亩田,然后又流到我家的田里,几年来一直都这样,相安无事。
然而,今年我回到家,再次站在楼顶上,远眺远处的田野时,却没有看见整片的金黄,而是里面缺了一角,那几乎枯萎的一角便是林芳的。
我知道,出事了。
《复仇计划》
村生以前所未有的姿势躺在灵车上,一点一点朝火葬厂奔去。几天前,他因心脏病突发,被朋友少承送进市第一医院,接受治疗。今天下午,也就是大年二十七这个大雪飘飞的日子里,一院院长乌青宣判村生因治疗无效死亡,应立即进行火化。
乌青对少承说:“马上过年了,我们也马上要停止和火葬厂的业务来往,进行业务年底结算,如果你的朋友再不进行火化的话,只能等到明年了,到时候你不但要承担多余的费用,而且也是挺麻烦的,所以我建议你马上把村生的尸体火化了,一了百了,反正人都死了。”
少承冷冷地盯着乌青,眼角轻轻的掠过一丝不轻察觉的狡黠。天空被沉重的乌云压着,像要喘不过气来似的。少承低低说:“一切按院长的意思办。”
村生是一家建筑公司的民工,年近三十。他很小便成了孤儿,和弟弟村平相依为命。可是弟弟去年因一场意外事故,也永别了他。少承是村生唯一的好朋友,同一个村子里长大的。少承是一个厉害的角色,不但是市报社的记者,而且平时还喜欢搞点侦探工作,说难听点就是喜欢挖人家的老底,以此来换钱。专业术语就是私家侦探。
《秋日的灰烬》
清灵被强奸了。
那天,清灵走在村后的坡上,挎着的篮子里装满了刚摘下的野菜。她望着山尖一点一点刺入西沉的太阳的躯体,心头似乎也被灌木丛里的荆棘划破一样丝丝作痛。
清灵去年刚和村里的顾北结婚,结婚没多久,顾北便得了胃病,三天两头发作,活也干不成。在村里,不干活,便没处来钱,再加上治病买药,清灵一家陷入贫困。
夕阳浸染了天边的白云,云朵立马像穿了时尚衣装的女人,腰姿乱颤了,在村子上空旋绕着,荡漾着撩人的韵味。清灵就像这绵延的云彩,惹得村里多少男人夜不能寐。
这其中,罗旦表现得最为激烈。罗旦家里有钱,他父亲承包了村里的几片山,山上种满了各种水果,一年的收入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万。这在村里,足够让人瞠目结舌的。罗旦追过清灵,可清灵看不上罗旦,罗旦身上流露出来的痞子气让她恶心。后来清灵嫁了人,罗旦才有所收敛。可是,罗旦最近不知是哪儿缺根筋或哪断了弦,对清灵又蠢蠢欲动了,在清灵身边神出鬼没。清灵那水豆腐般白嫩的肌肤,鹅卵石般光滑的脸蛋,总是膨胀着他的身体。
《搜如死》
古阳在那个阳光爆炸的中午把名片递给面前这位秃了顶的男人的时候,他没有意识到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男人会给他带来如洪水般的灾难。
男人漫不经心地把目光从名片上飘过,然后食指和中指夹着名片在空中划了一道不屑的弧线,停在了古阳的鼻子面前,说:“不用”
古阳脸上流着汗,露出了湿淋淋的笑,说:“没事,留着说不定哪天就有用了。”边说,边用双手轻轻地把名片推回去。
男人肉乎乎的脸也开始流汗,说:“热死了,我也不买钱包,真没用。”
“我们不是卖钱包的,是寻找钱包的。要是哪天你的钱包丢了或者被小偷偷了,我们或许可以帮你找回来。”古阳的汗流到嘴角,笑也变得咸滋滋的。
男人“哦”了一声,终于把名片塞进了屁股后面的口袋里,面无表情地走了。走了一会,回过神来,扭头冲着已经远去的古阳背影喊道:“你他妈咒我啊”
这是古阳今天发出的第200张名片,他记住了这张巨大的脸。
《末路英雄》
我醒过来的时候,耳朵里听到的雨声和这几天醒来时听到的声音毫无二致。半个多月的雨声让我觉得生活了无生气,晴天的味道似乎已经飘到我那遥远的童年。
在我似梦非梦的时候,就听见妈妈沉重而又无奈的叹息声。这叹息声复制着以前许许多多的日子。叹息声轻轻地推开了门,然后妈妈推着轮椅。轮椅上是日复一日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哥哥,他眼神空洞,有一种虚无的东西在他眼里飞场。
妈妈把哥哥推到门口。我挣扎着睁开眼睛,透过窗户,看见她望着飘荡着雨水的天空,对哥哥说:“在这透透气。”
当我起来的时候,经过大厅,看见妈妈正在给哥哥喂饭。哥哥机械地嚼着嘴里的饭。
姐姐从外面走进来,对妈妈说:“妈,今天你叫小米陪你去医院吧,他今天正好不上班。我刚接了个案子,急着出去。”
我叫小米,小书是我哥。姐叫小兰,是个律师,性格强硬,和她的名字很不相符,有点一根筋。就因为这个性格,一直没结婚。和她相处过的几个男人,最后都因她的性格而不欢而散。
每次家里人说到哥哥的事,姐姐反应最为激烈,先是骂哥哥什么笨的跟猪似的,再骂那个小孩子的母亲,简直猪狗不如。

苏忠基网络声音

编辑
《证人》是很沉重的一篇小说。女孩子何其不幸让人痛心。揭发让坏人得到惩罚是好事,女孩却为这背上沉重的枷锁。情与法之间该怎么去掂量怎样使当事人受到最小的伤害?没有人知道。
——榕树下网友:言莫雨霏
《稻花香里说疯年》,一个疯字用的何其好啊,读后有些沉闷,生活带给我们的究竟是什么呢?小说在不露声色中让人感叹。
——榕树下网友:娴雅
读过《稻花香里说疯年》以后突然想到很多年前第一届国际大专辩论会,复旦大学阐述“人性本恶”的观点,因为举办地是新加坡,这一观点很不得观众支持。然而,辩手将重点放在“人性本恶,但有后天的教化和从善的心”上,巧妙取胜。人性,真是一个难题。
——榕树下网友:远风徐来
《当往事不忍回忆》,朴实的语言,却写得如此动人。让我想到余华的《活着》,像浓缩版的《活着》。
——天涯
《当往事不忍回忆》是一个悲凉的故事:传宗接代的观念让多少人愁断肠、负重生活;受人宠爱,一切圆满,却不珍惜拥有,最后落得孤苦伶仃,漂泊他乡。文笔不错,描写细腻,故事感人,推荐了,问好作者。
——川菜
让我说什么好呢?《入狱》平静的像小河里的流水一样,娓娓道来,却带着淡淡的忧伤。最后孩子的话让我们愕然。把故事推向了高潮。一个很好的小说。
——宝二财
在《秋日的灰烬》这篇小说中,作者的叙事能力和情绪控制表露无遗。从清灵被强奸到妹妹经历相同遭遇再到妹夫杀人,强奸犯罗旦被砍死。整个故事的矛盾冲突非常强烈,且有明显情节逆转。清灵被强奸不是偶然事件,竟是妹夫策划,罗旦实施的情欲交易。而妹妹重蹈覆辙被糟蹋,罗旦最后死在同谋妹夫刀下也出乎人们的意料。在这起流血事件中,屈辱、隐忍、物质婚姻观、饥渴情欲和善恶报应得以深刻折射,潜在的罪恶则在一种平静之美反衬下彰显出了令人悲怆的连锁破坏力。
由此看来,像“云朵像穿了时尚衣装的女人,腰姿乱颤了,在村子上空旋绕着,荡漾着撩人的韵味”这样的语句用在小说中,绝不是作者简单文字上的情景描述,极大可能是暴雨将至前的悲情预告。我坚持认为,世间大悲大喜源自一切平衡的打破与重拾,而类似这种平淡叙事中的暴动隐喻恰恰是老苏小说的魅力所在。
——黄海涛
《八岁那年的偷窃事件》写得很好,人物的内心动态写的很细腻,描写得也很生动,看了能想象当时的情景。
——こ梅げ
《末路英雄》分别讲述了一对兄弟舍己救人及见义勇为的英雄故事,然而这些英雄事迹的背后却隐藏着多少安全隐患。因此,这对兄弟所做的事迹并没有换来家人的理解,而更多的是一种抱怨,因为兄弟二人的英勇拖累了家人。尽管如此,兄弟二人依然没有丢掉作为人的良知和责任,反而社会意识更强。小说多角度,多层面揭示了人间的真善美,人物形象丰满,谋篇得体。不错的小说,很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心语飞扬
《末路英雄》这篇小说把社会现象当成了调色板,比如“小悦悦事件”,“抡车男事件”,很好的充实了文学实质。也引发了全社会“当别人面对危险和困难时救与不救?”的思考。
——海棠
城里人有城里人的悲哀和无奈, 一个向往城市的老农民, 在城市里的一番奇遇,颇值得玩味。 人死了倒无从查找,狗是死是生都有人管—— 归根到底,还不是盯着两钱? 人命贱于狗命,辛辣的讽刺,推荐《遗失的黄昏》。
——饥渴的骆驼
这本《独》收录的短篇小说,每一篇都很精致,每一篇都震撼人心。可是没有一篇是商业化的,他关心社会,关心弱势群体,却总是忘记关心自己。
——天涯蝴蝶浪子(《秦乱》《三国无双》等书作者)
苏忠基的作品始终闪耀着一种暴力文学的光辉,还看到了一种荒诞的挥之不去的愤怒绝望。
——李东宇(作家,第九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
苏忠基的小说文字显得慵懒,甚至有些是轻松幽默的,只是,看着看着,就在不经意间严肃起来了,然后,你总会想点什么。
——赖晓生(喜剧演员,06年曾在中国杂技团担任过马戏小丑,在电视剧《大内低手》扮演内务府总管那奇,《妈祖》中扮演白鲨精……)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