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三角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9-03-20 18:12:0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小说《也是三角》创作于1934年1月,收藏在小说集《赶集》,叙述了两个“从前线溃退下来”的士兵用谴散费合娶一个老婆的故事。 对人生虚妄感的开掘是山东时期老舍创作的第三大主题。在这一主题之下,老舍自幼由民间文学中袭染的善恶两重世界的划分法发生了动摇,人的在无常催迫之下的不由自主成为比之道德判断更为重要的生命经验。小说《也是三角》鲜明地体现了这一点。
中文名
《也是三角》
作    者
老舍
写作时间
1934年1月
收藏于
《赶集》

也是三角作者简介

编辑
老舍(1899.2.3-1966.8.24),现代作家,原名舒庆春,字舍予,满族正红旗人,北京人,父亲是一名满族的护
军。老舍是他在小说《老张的哲学》中使用的笔名。他的笔名还有絜青、絜予、非我、鸿来等。中国现代小说家、戏剧家、著名作家,曾任小学校长、中学教员、大学教授。老舍有文学语言大师的称号。1924年赴英国任教,并开始文学创作.他的作品多为悲剧,作品的语言以北京方言为主,风格幽默。他的代表作是小说<骆驼祥子>和话剧《茶馆》。《茶馆》也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高中华文文学必修的作品。舒乙等人认为老舍的作品中反映了他对满族的隐含的、深沉的、难以言语的真挚的感情。1924年赴英国任教,并开始文学创作.
老舍以长篇小说和剧作著称于世。他的作品大都取材于市民生活,为中国现代文学开拓了重要的题材领域。他所描写的自然风光、世态人情、习俗时尚,运用的群众口语,都呈现出浓郁的“京味”。他的作品已被译成20余种文字出版,以具有独特的幽默风格和浓郁的民族色彩,以及从内容到形式的雅俗共赏而赢得了广大的读者.

也是三角作品简介

编辑
老舍《也是三角》这篇作品题材新颖,构思独特,短篇小说,在反讽的大量运用及展示人性的复杂与人物命运的深刻揭示上具有独具特色的艺术魅力,然而它在多年来老舍作品的研究热当中却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也是三角》是《赶集》里的一篇短篇作品。与<五九>、《热包子》、《爱的小鬼》、<同盟>同在赶集里。 《也是三角》全部情节的聚焦便是畸形性欲,故事叙述了老林四将自己的女儿卖了50块现大洋,两个士兵凑钱买了她,娶同一个老婆。
作品取材于“听人家说的故事”,这种手法是故事体小说经常采用的。叙述者在作品中出演一个角色,可以加深读者的印象,无论是故事还是短篇,读者都似乎有一种与叙述者面对面的感觉。当叙述者不作为作品的主角或见证人出场的时候,老舍也喜欢让那些普通人用他们自己的语言直接交锋。

也是三角艺术特色

编辑
兄弟间的一妻多夫——谈许地山的<春桃>和老舍的《也是三角》
许地山和老舍不仅是老师与学生的关系,也是非常好的朋友。他们都曾受洗并且与基督教和佛教有着密切的联系。许地山作为学者更好一些,正如作为作家的老舍更好一样。尽管他们的文学作品不同,但他们的创作方法却是相似的,他们的思想背后:在智力、情感特别是道德或道义上有很大程度的相似性。本文的目的是想指出许地山和老舍在阐释同一个主题时的相同和不同之处。这个主题就是:中日战争之前(1930年的上半年)北京的一夫多妻关系中的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的故事。
试图探究在此基础上撰写故事的两位作家关于故事中的道德或道义的态度。许地山描写的、老舍至少也提到了的这种一夫多妻,不仅在儒家看来是异类,在这些年的佛教和基督教看来也是异类,甚至在今天也还是如此。猜想许地山创作《春桃》背后的主要考虑是他的这样一种信念:异性恋、社会、法律或者宗教的因素并不比婚姻或夫妻生活更重要,有时社会和政治环境是认可其他形式的。在这种情况下,类似的做法比如在西藏的一些地区兄弟间的一夫多妻是很常见的。一个妻子和几个丈夫之间夫妇的职责是很正常的,他们仍然是兄弟。在这两个故事中,女人是最重要的,因为没有她们这种形式的同居是不可能的。春桃强于她的两个丈夫:刘向高和李茂。
在老舍的故事中“丈夫”扮演着领导者的角色,但是军人马得胜和孙占元仍需要得到穷苦的没有名字的女孩的同意。马得胜和孙占元虽然不是亲兄弟,但他们被看做是拜把兄弟,刘向高和李茂也互相称呼对方为哥。
老舍的《也是三角》与其说是幽默的最好例子,不如说是反语、机智和奇趣的。许地山的故事中没有幽默。他的故事着重关注的只是用稍微浪漫的笔调去徒劳地分析北京贫民的问题。他们二人都可看做是基督教人道主义在中国的代表。

也是三角内容欣赏

编辑
从前线上溃退下来,马得胜和孙占元发了五百多块钱的财。两支快枪,几对镯子,
几个表……都出了手,就发了那笔财。在城里关帝庙租了一间房,两人享受着手里老觉
着痒痒的生活。一人作了一身洋缎的衣裤,一件天蓝的大夹袄,城里城外任意的逛着,
脸都洗得发光,都留下平头。不到两个月的工夫,钱已出去快一半。回乡下是万不肯的
;作买卖又没经验,而且资本也似乎太少。钱花光再去当兵好像是唯一的,而且并非完
全不好的途径。两个人都看出这一步。可是,再一想,生活也许能换个样,假如别等钱
都花完,而给自己一个大的变动。从前,身子是和军衣刺刀长在一块,没事的时候便在
操场上摔脚,有了事便朝着枪弹走。性命似乎一向不由自己管着,老随着口令活动。什
么是大变动?成家的事儿还得赶快的办,因为钱的出手仿佛比军队出发还快。钱
出手不能不快,弟兄们是热心肠的,见着朋友,遇上叫化子多央告几句,钱便不由的出
了手。婚事要办得马上就办,别等到袋里只剩了铜子的时候。两个人也都想到这一步,
可是没法儿彼此商议。论交情,二人是盟兄弟,一块儿上过阵,一块儿入过伤兵医院,
一块儿吃过睡过抢过,现在一块儿住着关帝庙。衣裳袜子可以不分;只是这件事没法商
议。衣裳吃喝越不分彼此,越显着义气。可是俩人不能娶一个老婆,无论怎说。钱,就
是那一些;一人娶一房是办不到的。还不能口袋底朝上,把洋钱都办了喜事。刚入了洞
房就白瞪眼,耍空拳头玩,不象句话。那么,只好一个娶妻,一个照旧打光棍。叫谁打
光棍呢,可是?论岁数,都三十多了;谁也不是小孩子。论交情,过得着命;谁肯自己
成了家,叫朋友楞着翻白眼?把钱平分了,各自为政;谁也不能这么说。十几年的朋友,
一旦忽然散伙,连想也不能这么想。简直的没办法。越没办法越都常想到:三十多了;
钱快完了;也该另换点事作了,当兵不是坏事,可是早晚准碰上一两个枪弹。逛窑子还
不能哥儿俩挑一个“人儿”呢,何况是娶老婆?俩人都喝上四两白干,把什么知心话都
说了,就是“这个”不能出口。
马得胜——新印的名片,字国藩,算命先生给起的——是哥,头象个木瓜,脸皮并
不很粗,只是七棱八瓣的不整庄。孙占元是弟,肥头大耳朵的,是猪肉铺的标准美男子。
马大哥要发善心的时候先把眉毛立起来,有时候想起死去的老母就一边落泪一边骂街。
孙老弟永远很和气,穿着便衣问路的时节也给人行举手礼。为“那件事”,马大哥的眉
毛已经立了三天,孙老弟越发的和气,谁也不肯先开口。
马得胜躺在床上,手托着自己那个木瓜,怎么也琢磨不透“国藩”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实心里本不想琢磨这个。孙占元就着煤油灯念《大八义》,遇上有女字旁的字,眼前
就来了一顶红轿子,轿子过去了,他也忘了念到哪一行。赌气子不念了,把背后贴着金
玉兰像片的小圆镜拿起来,细看自己的牙。牙很齐,很白,很没劲,翻过来看金玉兰,
也没劲,胖娘们一个。不知怎么想起来:“大哥,小洋凤的《玉堂春》妈的才没劲!”
“野娘们都妈的没劲!”大哥的眉毛立起来,表示同情于盟弟。
盟弟又翻过镜子看牙,这回是专看两个上门牙,大而白亮亮的不顺眼。
最爱他们哥俩的是李永和先生。李先生大概自幼就长得象汉奸,要不怎么,谁一看
见他就马上想起“汉奸”这两个字来呢。细高身量,尖脑袋,脖子象颗葱,老穿着通天
扯地的瘦长大衫。脚上穿着缎子鞋,走道儿没一点响声。他老穿着长衣服,而且是瘦长。
据说,他也有时候手里很紧,正象庙里的别人一样。可是不论怎么困难,他老穿着长衣
服;没有法子的时候,他能把贴身的衣袄当了或是卖了,但是总保存着外边的那件。所
以他的长衣服很瘦,大概是为穿空心大袄的时候,好不太显着里边空空如也,而且实际
上也可以保存些暖气。这种办法与他的职业大有关系。他必须穿长袍和缎子鞋。说媒拉
纤,介绍典房卖地倒铺底,他要不穿长袍便没法博得人家信仰。他的自己的信仰是成三
破四的“佣钱”,长袍是他的招牌与水印。
李永和已经吃过二位弟兄好几顿饭。第一顿吃完,他已把二位的脉都诊过了。假装
给他们设计想个生意,二位的钱数已在他的心中登记备了案。他继续着白吃他们,几盅
酒的工夫把二位的心事全看得和写出来那么清楚。他知道他们是萤火虫的屁股,亮儿不
大,再说当兵不比张知事,他们急了会开打。所以他并不勒紧了他们,好在先白吃几顿
也不坏。等到他们找上门来的时候,再勒他们一下,虽然是一对萤火虫,到底亮儿是个
亮儿;多吧少吧,哪怕只闹新缎子鞋穿呢,也不能得罪财神爷——他每到新年必上财神
庙去借个头号的纸元宝。
二位弟兄不好意思彼此商议那件事,所以都偷偷的向李先生谈论过。李先生一张嘴
就使他们觉到天下的事还有许多他们不晓得的呢。
“上阵打仗,立正预备放的事儿,你们弟兄是内行;行伍出身,那不是瞎说的!”
李先生说,然后把声音放低了些:“至于娶妻成家的事儿,我姓李的说句大话,这里边
的深沉你们大概还差点经验。”
这一来,马孙二位更觉非经验一下不可了。这必是件极有味道,极重要,极其“妈
的”的事。必定和立正开步走完全不同。一个人要没尝这个味儿,就是打过一百回胜仗
也是瞎掰!
得多少钱呢,那么?
谈到了这个,李先生自自然然的成了圣人。一句话就把他们问住了:“要什么样的
人呢?”
他们无言答对,李先生才正好拿出心里那部“三国志”。原来女人也有三六九等,
价钱自然不都一样。比如李先生给陈团长说的那位,专说放定时候用的喜果就是一千二
百包,每包三毛五分大洋。三毛五;十包三块五;一百包三十五;一千包三百五;一共
四百二十块大洋,专说喜果!此外,还有“小香水”、“金刚钻”的金刚钻戒指,四个!
此外……二位兄弟心中几乎完全凉了。幸而李先生转了个大弯:咱们弟兄自然是图个会
洗衣裳作饭的,不挑吃不挑喝的,不拉舌头扯簸箕的,不偷不摸的,不叫咱们戴绿帽子
的,家贫志气高的大姑娘。
这样大姑娘得多少钱一个呢?
也得三四百,岳父还得是拉洋车的。
老丈人拉洋车或是赶驴倒没大要紧;“三四百”有点噎得慌。二弟兄全觉得噎得慌,
也都勾起那个“合伙娶”。
况且李先生还有更动人的道理:咱们弟兄不能不往远处想,可也不能太往远处想。
该办的也就得办,谁知道今儿个脱了鞋,明天还穿不穿!生儿养女,谁不想生儿养女?
可是那是后话,目下先乐下子是真的。
二位全想起枪弹满天飞的光景。先前没死,活该;以后谁敢保不死?死了不也是活
该?合伙娶不也是活该?难处自然不少,比如生了儿子算谁的?可是也不能“太往远处
想”,李先生是圣人,配作个师部的参谋长!
有肯这么干的姑娘没有呢?
这比当窑姐强不强?李先生又问住了他们。就手儿二位不约而同的——他俩这种讨
教本是单独的举动——把全权交给李先生。管他舅子的,先这么干了再说吧。他们无须
当面商量,自有李先生给从中斡旋与传达意见。
事实越来越象真的了,二位弟兄没法再彼此用眼神交换意见;娶妻,即使是用有限
公司的办法,多少得预备一下。二位费了不少的汗才打破这个羞脸,可是既经打破,原
来并不过火的难堪,反倒觉得弟兄的交情更厚了——没想到的事!二位决定只花一百二
十块的彩礼,多一个也不行。其次,庙里的房别辞退,再在外边租一间,以便轮流入洞
房的时候,好让换下班来的有地方驻扎。至于谁先上前线,孙老弟无条件的让给马大哥。
马大哥极力主张抓阄决定,孙老弟无论如何也不服从命令。
吉期是十月初二。弟兄们全作了件天蓝大棉袍,和青缎子马褂。
李先生除接了十元的酬金之外,从一百二十元的彩礼内又留下七十。
老林四不是卖女儿的人。可是两个儿子都不孝顺,一个住小店,一个不知下落,老
头子还说得上来不自己去拉车?女儿也已经二十了。老林四并不是不想给她提人家,可
是看要把女儿再撒了手,自己还混个什么劲?这不纯是自私,因为一个车夫的女儿还能
嫁个阔人?跟着自己呢,好吧歹吧,究竟是跟着父亲;嫁个拉车的小伙子,还未必赶上
在家里好呢。自然这个想法究竟不算顶高明,可是事儿不办,光阴便会走得很快,一晃
儿姑娘已经二十了。
他最恨李先生,每逢他有点病不能去拉车,李先生必定来递嘻和①。他知道李先生
的眼睛是看着姑娘。老林四的价值,在李先生眼中:就在乎他有个女儿。老林四有一回
把李先生一个嘴巴打出门外。李先生也没着急,也没生气,反倒更和气了,而且似乎下
了决心,林姑娘的婚事必须由他给办。
林老头子病了。李先生来看他好几趟。李先生自动的借给
老林四钱,叫老林四给扔在当地。
病到七天头上,林姑娘已经两天没有吃什么。当没的当,卖没的卖,借没地方去借。
老林四只求一死,可是知道即使死了也不会安心——扔下个已经两天没吃饭的女儿。不
死,病好了也不能马上就拉车去,吃什么呢?
李先生又来了,五十块现洋放在老林四的头前:“你有了棺材本,姑娘有了吃饭的
地方——明媒正娶。要你一句干脆话。行,钱是你的。”他把洋钱往前推一推。“不行,
吹!”
老林四说不出话来,他看着女儿,嘴动了动——你为什么生在我家里呢?他似乎是
说。
“死,爸爸,咱们死在一块儿!”她看着那些洋钱说,恨不能把那些银块子都看碎
了,看到底谁——人还是钱——更有力量。
老林四闭上了眼。
李先生微笑着,一块一块的慢慢往起拿那些洋钱,微微的有点铮铮的响声。
他拿到十块钱上,老林四忽然睁开眼了,不知什么地方来的力量,“拿来!”他的
两只手按在钱上。“拿来!”他要李先生手中的那十块。
老林四就那么趴着,好象死了过去。待了好久,他抬起点头来:“姑娘,你找活路
吧,只当你没有过这个爸爸。”“你卖了女儿?”她问。连半个眼泪也没有。
老林四没作声。
“好吧,我都听爸爸的。”
“我不是你爸爸。”老林四还按着那些钱。
李先生非常的痛快,颇想夸奖他们父女一顿,可是只说了一句:“十月初二娶。”
林姑娘并不觉得有什么可羞的,早晚也得这个样,不要卖给人贩子就是好事。她看
不出面前有什么光明,只觉得性命象更钉死了些;好歹,命是钉在了个不可知的地方。
那里必是黑洞洞的,和家里一样,可是已经被那五十块白花花的洋钱给钉在那里,也就
无法。那些洋钱是父亲的棺材与自己将来的黑洞。
马大哥在关帝庙附近的大杂院里租定了一间小北屋,门上贴了喜字。打发了一顶红
轿把林姑娘运了来。林姑娘没有可落泪的,也没有可兴奋的。她坐在炕上,看见个木瓜
脑袋的人。她知道她变成木瓜太太,她的命钉在了木瓜上。她不喜欢这个木瓜,也说不
上讨厌他来,她的命本来不是她自己的,她与父亲的棺材一共才值五十块钱。
木瓜的口里有很大的酒味。她忍受着;男人都喝酒,她知道。她记得父亲喝醉了曾
打过妈妈。木瓜的眉毛立着,她不怕;木瓜并不十分厉害,她也不喜欢。她只知道这个
天上掉下来的木瓜和她有些关系,也许是好,也许是歹。她承认了这点关系,不大愿想
关系的好歹。她在固定的关系上觉得生命的渺茫。
第二天早晨,他不想起来,不愿再见孙老弟。他盘算着以前不会想到的事。他要把
终身的事画出一条线来,这条线是与她那一条并行的。因为并行,这两条线的前进有许
多复杂的交叉与变化,好象打秋操时摆阵式那样。他是头道防线,她是第二道,将来会
有第三道,营垒必定一天比一天稳固。不能再见盟弟。
但是他不能不上关帝庙去,虽然极难堪。由北小屋到庙里去,是由打秋操改成游戏,
是由高唱军歌改成打哈哈凑趣,已经画好了的线,一到关帝庙便涂抹净尽。然而不能不
去,朋友们的话不能说了不算。这样的话根本不应当说,后悔似乎是太晚了。或者还不
太晚,假如盟弟能让步呢?
盟弟没有让步的表示!孙老弟的态度还是拿这事当个笑话看。既然是笑话似的约定
好,怎能翻脸不承认呢?是谁更要紧呢,朋友还是那个娘们?不能决定。眼前什么也没
有了。只剩下晚上得睡在关帝庙,叫盟弟去住那间小北屋。这不是换防,是退却,是把
营地让给敌人!马大哥在庙里懊睡了一下半天。
晚上,孙占元朝着有喜字的小屋去了。
屋门快到了,他身上的轻松劲儿不知怎的自己销灭了。他站住了,觉得不舒服。这
不同逛窑子一样。天下没有这样的事。他想起马大哥,马大哥昨天夜里成了亲。她应当
是马大嫂。他不能进去!
他不能不进去,怎知道事情就必定难堪呢?他进去了。
林姑娘呢——或者马大嫂合适些——在炕沿上对着小煤油灯发楞呢。
他说什么呢?
他能强奸她吗?不能。这不是在前线上;现在他很清醒。他木在那里。
把实话告诉她?他头上出了汗。
可是他始终想不起磨回头①就走,她到底“也”是他的,那一百二十块钱有他的一
半。
他坐下了。
她以为他是木瓜的朋友,说了句:“他还没回来呢。”
她一出声,他立刻觉出她应该是他的。她不甚好看,可是到底是个女的。他有点恨
马大哥。象马大哥那样的朋友,军营里有的是;女的,妻,这是头一回。他不能退让。
他知道他比马大哥长得漂亮,比马大哥会说话。成家立业应该是他的事,不是马大哥的。
他有心问问她到底爱谁,不好意思出口,他就那么坐着,没话可说。
坐得工夫很大了,她起了疑。
他越看她,越舍不得走。甚至于有时候想过去硬搂她一下;打破了羞脸,大概就容
易办了。可是他坐着没动。不,不要她,她已经是破货。还是得走。不,不能走;不能
把便宜全让给马得胜;马得胜已经占了不小的便宜!
她看他老坐着不动,而且一个劲儿的看着她,她不由的脸上红了。他确是比那个木
瓜好看,体面,而且相当的规矩。同时,她也有点怕他,或者因为他好看。
她的脸红了。他凑过来。他不能再思想,不能再管束自己。他的眼中冒了火。她是
女的,女的,女的,没工夫想别的了。他把事情全放在一边,只剩下男与女;男与女,
不管什么夫与妻,不管什么朋友与朋友。没有将来,只有现在,现在他要施展出男子的
威势。她的脸红得可爱!
她往炕里边退,脸白了。她对于木瓜,完全听其自然,因为婚事本是为解决自己的
三顿饭与爸爸的一口棺材;木瓜也好,铁梨也好,她没有自由。可是她没预备下更进一
步的随遇而安。这个男的确是比木瓜顺眼,但是她已经变成木瓜太太!
见她一躲,他痛快了。她设若坐着不动,他似乎没法儿进攻。她动了,他好象抓着
了点儿什么,好象她有些该被人追击的错处。当军队乘胜追迫的时候,谁也不拿前面溃
败着的兵当作人看,孙占元又尝着了这个滋味。她已不是任何人,也不和任何人有什么
关系。她是使人心里痒痒的一个东西,追!他也张开了口,这是个习惯,跑步的时候得
喊一二三——四,追敌人得不干不净的卷着。一进攻,嘴自自然然的张开了:“不用躲,
我也是——”说到这儿,他忽然的站定了,好象得了什么暴病,眼看着棚。
他后悔了。为什么事前不计议一下呢!?比如说,事前计议好:马大哥缠她一天,
到晚间九点来钟吹了灯,假装出去撒尿,乘机把我换进来,何必费这些事,为这些难呢?
马大哥大概不会没想到这一层,哼,想到了可是不明告诉我,故意来叫我碰钉子。她既
是成了马大嫂,难道还能承认她是马大嫂外兼孙大嫂?
她乘他这么发楞的当儿,又凑到炕沿,想抽冷子跑出去。可是她没法能脱身而不碰
他一下。她既不敢碰他,又不敢老那么不动。她正想主意,他忽然又醒过来,好象是。
“不用怕,我走。”他笑了。“你是我们俩娶的,我上了当。我走。”
她万也没想到这个。他真走了。她怎么办呢?他不会就这么完了,木瓜也当然不肯
撒手。假如他们俩全来了呢?去和父亲要主意,他病病歪歪的还能有主意?找李先生去,
有什么凭据?她楞一会子,又在屋里转几个小圈。离开这间小屋,上哪里去?在这儿,
他们俩要一同回来呢?转了几个圈,又在炕沿上楞着。
约摸着有十点多钟了,院中住的卖柿子的已经回来了。
她更怕起来,他们不来便罢,要是来必定是一对儿!
她想出来:他们谁也不能退让,谁也不能因此拚命。他们必会说好了。和和气气的,
一齐来打破了羞脸,然后……她想到这里,顾不得拿点什么,站起就往外走,找爸爸去。
她刚推开门,门口立着一对,一个头象木瓜,一个肥头大耳朵的。都露着白牙向她笑,
笑出很大的酒味。

也是三角写作背景

编辑
对洋车夫(也包括城市底层的劳动人民)的“随时随处”的观察,老舍从很早就开始了;而且,这种“观察”异常深入。他以“感同身受”的态度,在同这些受苦人的亲切来往中理解了他们的“心态”。他说:我自己是寒苦出身,所以对苦人有很深的同情。我的职业虽然使我老在知识分子的圈子里转,可是我的朋友并不都是教授与学者。打拳的,卖唱的,洋车夫,也是我的朋友。与苦人们来往,我并不只和他们坐坐茶馆、偷偷的把他们的动作与谈论用小本儿记下来,我没作过那样的事。在我与他们来往的时候,我并没有“处心积虑”的要观察什么的念头,而只是要交朋友。他们帮我的忙,我也帮他们的忙;他们来给我祝寿,我也去给他们贺喜,当他们生娃娃或要娶媳妇的时节。这样,我理会了他们的心态,而不是仅仅知道他们的生活状况。我所写的并不是他们里的任何一位,而是从他们之中,通过我的想象与组织,产生的某一种新事或某一个新人。
在老舍的创作历程上,他很早就开始接触人力车夫生活遭遇的题材了。在<柳家大院>里,他表现了洋车夫非人的生活环境,在《也是三角》中,他描述了洋车夫贫病交加的悲苦境遇,在<哀启>中,他写出了洋车夫反抗意识的增长。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生老病死,他们的悲欢离合,他们的永远是被压榨的命运,曾经长久地激动着老舍的思绪。在《三年写作自述》中,他说:“积了十几年对洋车夫的生活的观察,我才写出<骆驼祥子>啊——而且又是那么简陋寒酸哪!”

也是三角作品评价

编辑
老舍《也是三角》这篇作品题材新颖,构思独特,在反讽的大量运用及展示人性的复杂与人物命运的深刻揭示上具有独具特色的艺术魅力。
《也是三角》和<离婚>在一个集子里,幽默得让人,被评论家们评为黑争幽默。

也是三角参考文献

编辑
《三年写作自述》老舍
《老舍选集·自序》
词条标签: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