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王冠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19-07-20 20:12:18
编辑 锁定
《血染的王冠》是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写的一篇短篇小说
主角简介
它是一只金丝猴国王,为了整个部落的安宁,牺牲自己。人类来救它,它却谢绝救援,因为它知道只有它死了,部落才有可能得到和平。最终它淹死在水里。[1] 
书    名
血染的王冠
作    者
沈石溪
类    别
短篇小说
页    数
33
定    价
15
出版社
南方日报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0-10-01
语    言
中文
ISBN
978-7-80652-863-1-01

血染的王冠作品简介

编辑
选自于《疯羊血顶儿》。作者当时生活在云南西双版纳,这篇写的就是他在那里的所见所闻。作者以动物为主角,把人类社会的世态炎凉给表现了出来。

血染的王冠图书信息

书名:疯羊血顶儿
疯羊血顶儿 疯羊血顶儿
作者:沈石溪
出版时间:2010年8月1日
ISBN: 9787534260087
开本:16开
定价:17元

血染的王冠图书目录

血染的王冠
雪崩
动物档案——金丝猴
闯入动物世界
获奖记录
珍藏相册

血染的王冠目录

编辑
一、葬王滩老猴王遇救
  二、黑披风雄猴可怕的报复
  三、金丝猴群发生混战
  四、褐尾巴雌猴冒险与老猴王相会
  五、麻子猴王慷慨赴难
  六、比王冠更美丽的是爱情

血染的王冠作者简介

编辑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上海人,生于1952年10月,汉族。中共党员。大专文化。职称文学创作2级。1982年10月加入省作协,1985年9月加入中国作协。 生于上海亭子间。1968年初中毕业赴西双版纳傣族村寨插队落户。1975年应征入伍,曾任宣传股长。在1992年调任成都军区创作室。最擅长写动物小说。代表作有《第七条猎狗》、《再被狐狸骗一次》、《狼王梦》、《白象家族》、《斑羚飞渡》、《最后一头战象》、《一只猎雕的遭遇》。
作家沈石溪 作家沈石溪

血染的王冠原文(节选)

编辑
一、葬王滩老猴王遇救
  我是因为看不惯残忍的杀戮,才出手救了麻子猴王。
  那天清晨,我和藏族向导强巴划着一条独木舟,在怒江边游弋,想找几只江鸥蛋改善生活。突然,江边一座名叫猿岭的山崖上,传来呦呦呀呀猴子的惊叫尖啸声,透出让人心悸的恐怖,一听就知道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我赶紧让强巴将独木舟停下来,举起随身携带的望远镜,哦,就是我已经跟踪观察了半个月的那群滇金丝猴,聚集在陡岩上。
  一只我给它起名叫黑披风的雄猴,正搂住褐尾巴雌猴的腰,强行调笑。褐尾巴雌猴拼命挣扎,发出凄厉的呼救声。坐在二十米开外一块巨大的蛤蟆型磐石上的猴王毛发竖起,呲牙裂嘴,大声咆哮。
  滇金丝猴俗称反鼻猴、仰鼻猴、黑猴,生活在高黎贡山靠近雪线的针叶林带,是我国特有的珍稀动物。滇金丝猴喜群居,每群达百只左右。我野外考察的重点科研项目之一,就是想揭开金丝猴群社会结构之谜。我几乎每天都用望远镜对这群金丝猴进行长时间的观察,对猴群的生活习性、权力构成及几只头面“人物”的基本情况已有了一个粗略的了解。
  统治这群金丝猴的是一只颈下长着灰白毛丛的的老年雄猴,脸上布满紫色斑点,我给它起了个浑名叫麻子猴王。褐尾巴雌猴臀毛油亮,年轻风骚,是麻子猴王最宠爱的王妃。黑披风雄猴背毛厚密,就像披了一件黑色的大麾,是这群金丝猴的“二王”,地位仅次于麻子猴王。
  我早就注意到,黑披风雄猴野心勃勃,一直想搞政变,自己当猴王。这家伙比麻子猴王年轻几岁,年富力强,头顶的毛发高高耸起,就像戴着一顶漂亮的皇冠,好像天生就是当猴王的料。五天前我在望远镜里看见这样一幕:黑披风雄猴在一棵树上找到一只蜂窝,按照惯例,猴群里无论是谁找到了香甜可口的蜂蜜,都应当首先进贡给麻子猴王,这是臣民的义务,也是猴王的特权。但黑披风雄猴非但没把蜂蜜献给麻子猴王,也不躲进茂密的树冠里偷偷享用,而是抱着蜂蜜跳到麻子猴王对面的那棵树上,嘎叽嘎叽毫不忌讳地大嚼大咬,蜂蜜扑鼻的醇香随风飘进麻子猴王的鼻孔,响亮的进食声也毫无疑问钻进麻子猴王的耳朵。照理说,遇上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猴王必定要兴师问罪,抢夺蜂蜜,并给予严厉的惩处。但我发现,麻子猴王在看到黑披风雄猴嚼咬蜂蜜的一瞬间,颈毛唰地一下竖立起来,一副怒发冲冠的模样,但一秒钟后,竖立的颈毛就像花谢花落一般地闭合起来,脸上愤怒的表情转换成一种无可奈何的表情,眼睛一派忧伤。黑披风雄猴越发张狂,吃得手舞足蹈,还吸引了好几只嘴馋的雌猴,围在它身边伸手乞讨。这等于是在和猴王争面子抢风头唱对台戏。我看见,麻子猴王头别转过去,装出一副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过了一会,索性垂下头弯下腰缩起肩打起了瞌睡,只是每隔几秒钟,身体便控制不住地一阵颤抖,显示它内心极度的愤懑与悲哀。
  识时务者为俊杰,麻子猴王算是聪明的,晓得自己年老力衰,不愿为区区一点蜂蜜而去冒丢失王位的风险。
  但此时此刻在猿岭上发生的事情,已经不是普通的冒犯,而是一种明目张胆的挑衅。当着你的面调戏你最宠爱的王妃,你还能装聋作哑吗?如果麻子猴王默认了这种侵犯,就是尊严丧尽的活乌龟,必然威信扫地。任何一个还有点血性的雄猴,都无法容忍这种奇耻大辱的,更何况是心高气傲的猴王。
  果然,麻子猴王咆哮着从岩石上跳了下来,一场王位争夺战爆发了。
  “唉,这两只雄猴,今天肯定有一只要死掉了!”藏族向导强巴 叹了口气说。
  无论是文献记载还是目击者的陈述,都强调这样一个事实:猴群每一次王位更替,都伴随着一场残酷的杀戮,不是挑战者死于非命,就是老统治者驾崩归天,政权就是生命,权力之争好比水火之争,永远也不会调和的。
  黑披风雄猴放掉褐尾巴雌猴,狞笑着前来迎战麻子猴王。
  按照传统习惯,其它猴子都默不作声地散落在四周,作壁上观,或者说坐山观虎斗。要等到胜负已成定局时,众猴才会有所表现。
  麻子猴王和黑披风雄猴心里都清楚,这是一场生死攸关的搏斗,因此,一开始,双方就使出了浑身解数,扭打、噬咬、撕扯、踢蹬、揪抓、撞击,一时间,战尘滚滚,吼声连天,猴毛飞旋,血肉横飞。黑披风雄猴到底年轻,几个回合下来,便占了上风,把麻子猴王压在底下,一嘴一嘴将麻子猴王的腹毛拔下来,也不晓得是不是存心想制造一只裸猴。麻子猴王体力虽然不济,胆魄却不比黑披风雄猴差,搂着黑披风雄猴从陡峭的山崖上滚落下来。轰隆隆,飞砂走石,啪啦啦,双猴下滑。一面在陡坡上翻滚,一面还互相啃咬呢。好一场恶战,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江河呜咽,大地失色。两只雄猴从一、两百米高的山崖一直滚落到江隈的沙滩上。麻子猴王毕竟上了年纪,腰腿不如黑披风灵巧,从山崖到江边,一路磕磕碰碰,估计扭伤了腰腿,扭打的动作变得迟钝。而黑披风雄猴却愈战愈勇,凶猛凌厉地连连出击。麻子猴王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哀哀叫着,且战且退。
  很明显,大局已定,胜负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黑披风雄猴再一次把麻子猴王打翻在地后,呦--扭头朝山崖发出一声长啸。
  呦呦--呦呦--呦呦--
  蹲在岩石上观战的猴群齐声啸叫起来,欢呼胜利,高奏凯歌,争先恐后地从山崖上冲下来,加盟到黑披风雄猴一边,扑向麻子猴王。
  真是墙倒众人推啊。
  麻子猴王只得落荒而逃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