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曼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21-10-25 06:27:11
编辑 锁定
英格褒· 巴赫曼(1926-1973)奥地利女作家。其主要成就是抒情诗创作。她于1953年因发表处女诗集《延迟支付的时间》而一举成名。她的诗多属自由体,往往带有赞歌的音响,使用极其抒情诗创作抽象的象征手法,诗中常表现人所遭受的威胁,但也展现人受到拯救的情景。
中文名
英格褒• 巴赫曼
外文名
Ingeborg Bachmann
国    籍
奥地利
出生日期
1926
逝世日期
1973
主要成就
抒情诗创作
代表作品
《延迟支付的时间》

巴赫曼人物简介

编辑
英格博格.巴赫曼(Ingeborg Bachmann 1926 奥地利,克拉根福-1973意大利,罗马。巴赫曼被奉为奥地利当代最优秀的作家之一。和许多著名作家一样,她经历过走红的辉煌,也遭过背运的低谷,褒扬与贬抑一直伴随着她。自从巴赫曼走上文坛,她始终是当代德语文学界关注的焦点之一,更为批评家们热衷讨论的对象,并获过多项文学大奖。
巴赫曼是奥地利作家。她文学创作的根深深地扎在奥地利文学传统的沃土之中。在思想上,她受到了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批判哲学的影响;在文学上,她把穆齐尔奉为创造文学幻想的楷模。

巴赫曼人物简历

编辑

巴赫曼年少时期

巴赫曼于1926年6 月25 日出生在奥地利克恩腾省克拉根福市。父亲是中学校长。克拉根福处于奥地利与斯洛文尼亚,意大利接壤的边境。那里的居民主要讲奥地利德语,也讲文第语和意大利语。
1945年战争结束,9月,巴赫曼到奥地利西部西部重镇因斯布吕克大学学习哲学。次年4月,转到格拉茨大学主修哲学,副修法律。9月,转赴首都维也纳大学,主修哲学,副修日尔曼文学和心理学。
1947年巴赫曼在维也纳石院精神病院实习,认识维格尔,并加入其莱蒙咖啡文学圈。开始和女诗人艾兴格尔的友谊,创作小说“无名的城市”。同时撰写博士论文,题目是“批判地吸收海德格尔存在主义哲学”。另外,她还撰写过关于科学家维特根斯坦,文学家穆齐尔,外尔,普鲁斯特等人思想创作的论文。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后来很欣赏她的诗歌,曾在自己生日时,请巴赫曼和策兰为他写诗,由于海德格尔在希特勒时期的排犹行为,被两人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巴赫曼恋爱经历

1948 年5月16日,她在维也纳认识了流亡途中的犹太人策兰。这个与她有着深厚爱情的罗马尼亚流亡诗人,比她大6岁。这种恋情在她后来的小说〔马利纳〕里有浓笔重彩的描写。事实上,策兰的诗集〔罂粟和记忆〕就是献给巴赫曼的。尽管两个月后,策兰就离开了维也纳,去了巴黎。然而,他们之间的友谊保持至终。这年12月,巴赫曼的处女诗作在维也纳的杂志“鲁赫斯”上发表。
1950年3月23日,巴赫曼通过博士论文。夏季,在维也纳大学代理当代哲学课程讲座。
10月起,巴赫曼和策兰在巴黎聚会。这两位才华横溢的诗人,本来应该有美满的结合。然而,巴赫曼总是觉得在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幽魂。这样,爱情自然就没有结果。巴赫曼于12月,去伦敦旅行。这次旅行的感觉,后来留在诗歌“巴黎”和“告别英格兰”中。

巴赫曼创作开始

1951 年9月开始,巴赫曼在维也纳盟军电台“红白红”(RWR)工作。作为工作和文学的结合,她在那里创作了一些广播剧。使这种文学形式成为她创作的一部分。
次年5月,巴赫曼参加了联邦德国47文学社活动,这是她第一次到德国,会见了众多的文学界朋友。47社是德国战后著名文学社,德国著名作家格拉斯伯尔瓦尔泽等人都曾是该社会员。

巴赫曼幸运一年

1953年是巴赫曼幸运而具有生命转折点意义的一年。这年,她再次参加西德47社活动,并以“大货舱”,“夜航”等四首诗歌获47社文学奖。这坚定了她走专业创作的道路。她辞掉了维也纳电台的工作,和在四七社创作会上认识的音乐家恒茨到意大利那不勒斯的伊夏岛居住。12月,出版了她的第一部诗集〔延期支付的时间〕(“Die gestundete Zeit”)。作为诗人,巴赫曼一生只出版了两部诗集,即〔延期支付的时间〕和1956 年出版的〔大熊星座的呼唤〕。
后来,他们一起创作了歌剧〔洪堡王子〕(1960),〔年轻主人〕(1965),自然都是恒茨谱曲,巴赫曼作词。

巴赫曼旅居罗马

1954 年1月,巴赫曼旅居罗马。在那里写成关于穆齐尔R. Musil 的论文“没有个性的男人”,发表在慕尼黑文学刊物“音调”上。穆齐尔是奥地利文学家,也是巴赫曼的老乡,并在纳粹时期流亡瑞士。巴赫曼从7月到次年6月,任不莱梅电台驻罗马记者。后来,她又兼任“西德汇报”驻罗马记者。8月18日,巴赫曼成为西德“镜报”周刊封面人物。这是战后在德语地区第一次将一个年轻诗人用如此隆重的形式推介出来。
作为诗学理论家,1959年冬季,巴赫曼在法兰克福大学作了一年客座教授。讲了五个专题,即“问题与假问题”,“关于诗歌”,“我这样写诗”,“与名打交道”和“作为乌托邦的文学”。不过,她的本质还是诗人,在课堂上显得羞涩,声音细微,不能自由发挥自己的思想。后来她写信给朋友,说,“我永远都不想作教授了。”1960 年1月8日,恒茨的芭蕾哑剧“白痴”,由巴赫曼重新写作的剧本,在柏林首演。接下来,由她编写剧本,恒茨作曲的歌剧“洪堡王子”在汉堡国家剧院首演。和恒茨多年的友谊,使巴赫曼的剧本写作在文学创作中占了很大部分。这年,流亡犹太女诗人萨克斯获德国波登湖的一个诗歌奖,经瑞士回到德国。巴赫曼和策兰,弗里希在苏黎世和她聚会。这次聚会的历史意义在于德语战后诗歌界三大诗人的首次也是最后一次聚会,而策兰和萨克斯的共同的犹太人遭遇背景再次给予巴赫曼心灵的震撼。1961 年巴赫曼出版小说集〔第三十个年头〕,由于出版推迟,受到读者的批评。在这部小说集里,是对过去的回忆,几乎所有的结局都是告别:向童年,生活,爱情和艺术的告别,从中可以看到法国作家普鲁斯特〔追忆逝水年华〕的影响。这个时期,巴赫曼翻译了意大利诗人翁嘎里特的诗歌。翁嘎里特出生在埃及,第一首诗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壕里写成的。他的诗歌意象,选材和坚强的生存意志给予巴赫曼很大影响。1962 年6月,巴赫曼到纽约旅行,会见著名犹太女政治哲学家阿伦特,她也是犹太学者。9月,巴赫曼结束了和瑞士作家弗里希近四年的同居生活,精神受到打击,从12月10日到1月10日,因精神分裂症在苏黎世住院。从此,巴赫曼的精神分裂症状间隙发作,开始不间断地抽烟,服安眠药,直到去世。

巴赫曼私人生活

在现实生活中,巴赫曼有过几次爱情。和策兰的爱,由于策兰的犹太人遇难背景,及巴赫曼心中的负罪感,没有结果。和音乐家恒茨的爱情也因为别的原因,只是保留在姐弟之情上。后来,和弗里希的爱情也因为两人的生活背景,习惯,文学指向各异而毁灭。弗里希在回忆他们在罗马的共同生活是写道:“我真的太瑞士了,我简直不能理解,一个人怎么能够在这样神奇的城市下午才起床!而且,英格褒从来不读她的信件,她把所有信件都塞进一个抽屉,那里最重要的信也要放几个星期。”从字里行间看出弗里希对于巴赫曼的日常生活的大大咧咧的不满。他们的爱情后来由于弗里希的公开发表的东西,特别是他在1964出版的小说〔我的名字叫破产腿〕,详细描写了他们一起生活的700个日夜,几乎使巴赫曼精神上遭到灭顶之灾。在巴赫曼去世前不久,她找到了一部德国表现主义诗人本的诗集,给她的朋友读了开头的一节:“一个人独自/ 也是在秘密里,/ 他总是站立在图片的洪流,/ 那见证,那初始,/ 只有阴影载着他的热情。”

巴赫曼毕希纳奖

1963 年4月开始,巴赫曼获得福特创作基金一年,居住柏林。在柏林马丁路德医院治疗。首次提及系列小说题目“死亡形式”。1964 年1月2月,巴赫曼和奥地利出版家沃培尔(A。Opel)到布拉格旅行。4月底,经雅典埃及旅行。通过旅行,精神忧郁及分裂症状有所减轻,又回到比较正常的创作状态里。后来,回到柏林,写作“沙漠日记”。这年10月17日,巴赫曼获德语文学界最重要的奖项--毕希纳奖,演说辞题为“无数意外的地方”。而她的犹太诗人朋友策兰则于1960年获得此奖。
12月,巴赫曼在西西里度假,认识苏联女诗人阿赫玛托娃。后来,她建议策兰翻译阿赫玛托娃的诗集。
1965 年4月7日,柏林德意志歌剧院首演巴赫曼与恒茨合作的歌剧“年轻的主人”。这年9月,巴赫曼在德国拜洛特(Bayreuth)参加德国社会民主党SPD助选活动,参加者还有后来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格拉斯。巴赫曼甚至还说服了恒茨参加了这次政治活动。事实上,这也是巴赫曼最后一次公开参加的政治活动。
11月,她又回到罗马。1966 年,巴赫曼先后在苏黎世,汉堡,汉诺威,柏林,吕贝克等城市朗读自己的作品,先后居住在家乡克拉根福,德国巴登巴登,奥地利萨尔茨堡等地。次年1月23,首演恒茨为巴赫曼诗谱写的“想象合唱曲”。开始写作长篇小说〔马利纳〕。
1971 年1月,巴赫曼先后居住在法兰克福,维也纳,罗马。3月,计划中的系列小说〔死亡形式〕第一部〔马利纳〕出版,在德国巡回朗读,这结束了她十年文坛的沉默。

巴赫曼晚年生活

1973 年,巴赫曼父亲去世。这个对于巴赫曼影响甚深的亲人,巴赫曼为了他,始终对犹太人怀有负罪感。随着他的去世,巴赫曼似乎轻松了,然而,她也许觉得生命失去了意义。5月,她到波兰巡回朗读,并拜谒奥斯维辛集中营犹太人受难处。9月25 晚,巴赫曼在罗马的住房因烟蒂起火被烧,由于2-3度大面积烧伤及药物过度于罗马圣欧金尼奥医院去世。10月25日,骨灰被运回家乡,安葬在家乡克拉根福。

巴赫曼主要著作

编辑
· 延期支付的时间Die Gestundete Zeit (Lyrik) Frankfurt am Main, Frankfurter Verlagsanstalt 1953. Neuausgabe: München, Piper 1995, ISBN 3-492-10306-5
· 大熊星座的呼唤Anrufung des großen Bären, (Lyrik) München, Piper 1957. Neuausgabe 1994, ISBN 3-492-10307-3
·

巴赫曼广播剧

梦的买卖Hörspiele: Ein Geschäft mit Träumen (1952), 蝉Die Zikaden (1955), Das erstgeborene Land (1956), 来自曼哈顿的善神Der gute Gott von Manhattan (1958)
· Libretti zu Opern von Hans Werner Henze: Der Prinz von Homburg (1960), Der junge Lord (1965)
·

巴赫曼小说集

· 第三十年,玛丽娜,同声
· Das dreißigste Jahr, (Erzählungen), München, Piper 1961
· Malina, (Roman) Frankfurt am Main, Suhrkamp 1971
· Simultan. (Erzählungen), München, Piper 1972

巴赫曼参考书目

编辑
Peter Beicken "Ingeborg Bachmann" 1988 Beck Muenchen
Ingeborg Scholz "Ingeborg Bachmann Gegichte-Hoerspiele-Erzaehlungen" 1994 Beyer Verlag
Baerbel Luecke "Oldenbourg Interpretationen Malina " 1993 Oldenbourg
Bachmann Bilder aus Ihrem Leben 1983 Piper
苏黎世文学月刊〔DU〕,1994年9月号,“巴赫曼专刊--斯芬克斯的微笑” du I. Bachmann, Das Laecheln der Sphinx Sep. 1994 Zuruech
Ralf Schnell "Geschichte Der Deutschsprachigen Literatur Seit 1945" J.B. Metzler 1993
J. Hoell,〔巴赫曼传〕,德国袋装书出版社,2001
〔巴赫曼诗文集〕皮稗尔出版社,1993
〔巴赫曼诗文总集〕皮稗尔出版社,1982

巴赫曼诗歌译选

编辑

巴赫曼延迟的时期

更艰苦的日子来了。
延迟取消的时期
在地平线上显然可见。
马上你就得系好鞋带,
把狗赶回到低湿地的院子里。
因为鱼肚肠
在风中已被吹冷了
羽扇豆之灯惨淡地点着
你的眼光向雾中探望,
延迟取消的时期
在地平线上显然可见。
那迫你的恋人陷进沙里,
沙弃到她飘动的头发,
沙打断她的说话,
命她保持沉默,
沙发觉她会死去
而且甘愿在任何一次
拥抱之后告别。
不要回顾。
系好你的鞋带。
把狗赶回去。
把鱼扔进海里。
吹熄羽扇豆之灯!
更艰苦的日子来了。
钱春绮译

巴赫曼给我说明,恋人

你的帽子轻轻地掀起,向人致敬,在风中飘荡,
你那露出的头发使白云迷恋,
你的心别有留恋的地方,
你的嘴摄取新的语言,
数珠茅①在国内不断滋蔓,
夏天吹开了翠菊花,又把它吹散,
看不清雪片似的花瓣,你抬起你的脸,
你笑着,哭着,你自取灭亡,
你还会出现什么情况——
给我说明,恋人!
孔雀,在严肃的惊奇之下开屏,
鸽子掀起它颈部的羽毛,
大气弥漫,充满咕咕的啼声,
雄鸭在叫,整个大地
吸取遍野的蜜,在平静的公园里,
每一个花坛也镶起金色的花粉边。
鱼儿发红,超越过鱼群,
穿过洞窟冲进珊瑚床。
蝎子合着银沙的音乐胆怯地跳跃。
甲虫很远地嗅到最漂亮的雌虫,
我如有它的心情,我也会感到,
在全甲之下闪着羽翼的光辉,
向着遥远的草莓丛中飞去!
给我说明,恋人!
水有谈话的本领,
水波和水波携手同行,
葡萄山上的葡萄长大而跳落。
蜗牛坦坦荡荡地从壳中爬出!
一块石头也会感动另一块石头!
恋人,我无法说明的,请给我说明,
我应当让这短促的恐怖的时间
只跟思想交往而且孤零零地
对爱情不识不知,也毫无爱的行动?
人不能脱离思想?他不会怅然如有所失了
你说:有另一种精神指望着他……
什么也不必对我说明。我看到火精
在一切火焰中来去。
没有恐怖侵袭他,他也毫无所苦。
钱春绮译
①亦称凌风草、爱情草,禾本科植物,细梗上长着悬垂的心形小穗,
在风中抖动作声。

巴赫曼巴黎

在夜的转轮上处以死刑
迷惘者们沉睡不醒
在轰隆隆的过道下,
然而,我们所在之处是光明。
我们手里抱满鲜花,
许多年的含羞草;
金黄从一道道桥上
无声地跌进河水。
光明是寒冷,
大门前的石头更寒冷,
喷泉的石盏里
只剩下一半水。
如果我们思念故土以致昏沉
直到毛发脱落,会将如何?
停在这里问道:如果我们,
留驻了美貌又将如何?
我们登上光亮的车
也醒来了,却迷惘,
在英雄的大街之上,
然而夜在我们不在的地方。
芮 虎 译

巴赫曼文学奖项

编辑
1961 德意志文学批评奖veröffentlichte Bachmann einen Erzählband mit dem Titel Das dreißigste Jahr. Dieser Band wurde im selben Jahr mit dem Deutschen Kritikerpreis ausgezeichnet.
1964 毕希纳文学奖erhielt sie den Georg-Büchner-Preis. Ein Jahr später veröffentlichte Bachmann den Essay Die geteilte Stadt.
1968 奥地利国家文学大奖Die Republik Österreich verlieh ihr 1968 den Großen Österreichischen Staatspreis für Literatur.
1972 安东 维尔德冈奖erschien der Erzählband Simultan, der mit dem Anton-Wildgans-Preis ausgezeichnet wurde.
1977 为纪念巴赫曼,将克拉根福文学奖命名为英格褒 巴赫曼文学奖,成为德语地区的一项重要文学奖。Zu ihren Ehren ist der Klagenfurter Literaturwettbewerb als Ingeborg-Bachmann-Preis benannt. Er findet seit 1977 alljährlich im Frühsommer statt und gilt als einer der bedeutendsten Literaturpreise im deutschsprachigen Raum.
[Bearbeiten] Werke
词条标签:
文学家 外国 作家 人物 书籍